出册

0

马笙本来是个大好青年,可惜因老婆阿娟和她初恋情人的表哥旧情复炽,被他捉奸 在床,一怒之下把那奸夫打至半死,被重判十五年。

马笙咬紧牙关,接受命运安排,他忍辱偷生,发誓出狱后一定加倍奉还。

度日如年的牢狱生活,马笙终于捱到刑满出狱。

他千方百计下查得那一对奸夫淫妇的下落,并得知他们有一个十四岁的女儿芳芳, 便决定先向她们的女儿下毒手。

马笙一打定主意,恶梦立即发生在芳芳身上了。

有一天,芳芳放学归家,忽然被一个男人冲到她面前,用哥罗芳迷晕她而掳走。

在灯光婚暗的房间内,赤裸着身体的少女,娇柔得令人怜悯。

白嫩的皮肤,小巧玲珑的乳房,稀疏的阴毛,都令马笙有点不忍心…

但十多年的非人生活,使他连最后的一分理性性都埋没了!

他的脑海中祗充满着仇恨,贴的眼中充满着欲火。

马笙双手用力捏向芳芳的双乳,粗暴地把芳芳揉捻得青一处、红一处。

疼痛使得芳芳从昏死中苏醒过来。

芳芳乍见自己赤裸裸地被一个陌生男子压住身体,真是又惊又怕,又是浑身疼痛。

但她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时,已被马笙托高双腿,整个阴户暴露在人眼前。

阴唇中间的阴蒂是处女独有粉红色泽,一看就就知道芳芳是个未经人道的处女。

马笙狰狞的望了芳芳一眼后,就将手指头探进少女的肉洞之内,他感觉到处女阴道 是异常紧窄,不禁又想起他和阿娟新婚时,她伪装处女欺骗他的旧事…

那次,马笙插入时明明并不困难,阿娟却呼痛不已,马笙虽然有疑心,但也不好追 究,但后来他知道他的妻子在嫁给他之前,早就和她表哥有个肉体关系。

十多年未碰过女人的他,下体那条阳具早已兴奋得硬如铁棒…

马笙向着芳芳的小肉洞,狠狠地插进去,祗感觉到阴道内轻轻地响了一声,跟着, 芳芳发出一下撕心裂肺的惨叫,双手全无目的地乱抓,指甲抓向马笙的背脊,撕出一条 又一条的血爪痕。

然而,现时的马笙背部的疼痛,更令他的脑海中浮现出十多年积压的痛苦经历…

仇恨、耻辱,令他心中唯一的念头是祗想挤爆芳芳的阴道…

马笙疯狂地抽插着,芳芳不断发出惨叫声,眼中流出泪水,纯纯的少女祗希望眼前 的一切是个恶梦,希望梦醒了无痕!

然而,下阴传来的痛苦是这样的真实…

芳芳的哭叫声慢慢低沉下去…

马笙的精液从龟头的小孔射进芳芳的阴户内去,一切的愤怒顿然感到一扫而空!

芳芳在悲泣,血丝混和着精液在那弱小的阴道抽搐时倒流而出。

但…芳芳的神情也变得痴痴呆呆了。

第二天,马笙得意的诱阿娟前来,阿娟担心女儿昨晚没回家,她患得患失的单身前 来了。

马笙脱光她的衣服,阿娟也不敢反抗。

马笙看着这个十几年前曾是他妻子的裸体,他又亢奋了,他扑上去,把阳具插入她 的阴道中狂抽猛插着。

阿娟显得非常合作,就想以前两夫妇行房一般的自然,甚至有点热切的表现。

马笙心中暗骂阿娟:“这淫妇怎么好像十数年没有被男人干过,等会她知道她的女 儿已经被我强奸开苞,看她还会不会淫荡上脸!”

马笙把精液射入阿娟的阴户,然后拖着赤裸的她去欣赏自己的报复的“杰作”。

阿娟一见女儿一丝不挂被摧残至痴痴呆呆,弱小的娇躯伤痕累累,她像发疯了似的 锤打着马笙又哭又叫:

“芳芳是你的亲生女儿,十几年前他被你打得春袋变成个烂蕃茄似的,小便都要用 尿袋,那里还有生殖能力?芳芳是你和我的骨肉,你强奸了自己的亲生女呀…呜呜…你 不是人,你是畜牲…”

马笙也呆住了,他完全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他不能自控,乱拳重重地轰向阿娟赤裸 的肉身上,口中祗重复着一句话:“你骗我!你是故意骗我的!”

阿娟终于被马笙活活打死了…

马笙陪伴着阿娟赤裸裸的尸体一天一夜后,神智清醒了。

万念俱灰之下,马笙终于到警局自首。

他被判终身监禁,以后的日子哩,他情愿在不见天日的监牢中,接受自己的报应。

然而,每当他想起被他辣手摧花的女儿芳芳…他心如刀割!

Share.

About Author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