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强奸人妻

0

淑惠是一位28岁漂亮的新婚家庭主妇,身高168cm,体重48kg,三围是34C、25、34,浑身肌肤白晰如雪,一头披肩乌黑长发,身材曲线玲珑,山峦起伏,悬崖峭壁、美不胜收,该挺的挺,该翘的翘,加上标准微瘦的美人脸庞,合宜清晰的谈吐与丰富学养,与先生相偕同行时,往往会被路人、亲朋好友投以艳羡的眼光:‘好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啊。’他们的心中往往发出由衷的赞叹著。

先生目前在竹科的一家上市公司担任中阶主管,由于薪俸待遇优渥,因此淑惠婚后即辞去了原本在外商公司的秘书工作,优闲的开始过起了少奶奶的生活,平日里总是勤奋的打理着他们位于大溪郊区的三层半的独栋透天别墅、或听听音乐、整理庭院的花草树木、或看看电影光碟、做做运动、研究食谱做做先生爱吃或特别的菜,生活过的好不惬意。

跟先生的感情恩爱、如胶似漆,彼此并约定婚后三、四年暂时不生小孩,要充份的享受两人世界,先生休假时喜欢开着马力强大,四轮传动的越野休旅车,常载着她劈荆斩棘、跨越江涧溪流,远到人迹罕至的深山、林野里游乐休憩,时日一久,原本十分害怕冒险、内在个性娇弱的她,慢慢的也被熏陶感染而爱上了这种远离尘嚣、亲近大自然的这种活动。

今年的夏季,出奇的酷热难挡,长时间的热浪不雨,造成各地的水库缺水,民生用水纷纷拉起警报,面临枯竭种种限制,在这个假日,计划开着车要到北县乌来山区与宜兰县的交接处,更原始山林里面的地方去寻幽览胜,他们的计划很周详,无论是通讯设备、民生物资、帐篷、炉火、锅碗瓢盆…入山的申请准备的一应俱全。

车子沿途经过了许多巅颇山路、一些几乎无法通过的路况都被先生逐一克服,车身却也多了许多树枝的刮伤,强行的蜿蜒穿越山林5∼6个钟头后,她们终来到了深山中一个不知名风光明媚的世外桃源,尽管正午艳阳高照,但四周悦耳的虫鸣鸟叫,溪流瀑布潺潺,浓密的树林摇曳婆娑,令人为之心花怒放,暑气全消。

淑惠下车后不禁地赞叹著这片未曾见过的桃源胜景,先生随后在溪边将车停妥,欢叫嘻闹中迅速的将衣服全脱掉放在溪边,露出那一身魁梧健美的男子体态,噗通的跃进清澈的溪流中。

“哇!好多鱼哦∼”他老公像孩子似的叫嚷着。

“哈哈……呀呼∼淑惠!你也下来!水不是很深!好凉快哦∼喔!…呀呼∼爽啊!哈!……”开怀的畅笑…看着赤裸裸的先生稍犹豫了一会,她举目看看四周,心道:‘深山野岭……这里应该不会有外人来了。’心想着。

于是她也脱下T恤、短裤,仅著粉红色蕾丝胸罩与内裤,面带羞色,缓缓的想走向溪水中的先生。

“喂!都脱掉啦!等下湿了还要晾干耶?!放心!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啦∼哈!哈!”她先生对淑惠喊著。

淑惠听到后,只好无奈走回岸边,红著耳根,轻轻的反手解去胸罩,缓缓弯腰脱下内裤,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露出美丽的性感躯体,‘这还是第一次在光天化日之下…,户外全身赤裸著…真难为情…’她边想边以手微遮掩著私处,仍不安的四处张望;慢慢步入清澈的溪流中。

他们夫妻随后就这样赤身裸体在水中忘情嘻戏著,泼水玩闹中,或在溪流的大石头间跳上跃下,时间一久,几乎完全抛却了警戒与羞耻心,先生看着赤裸裸的淑惠,那对弹跳间上下起伏、晃荡,尖挺浑圆的乳球、淡褐色粉嫩突起的乳晕小奶头、曲线玲珑的细腰丰臀、那乌黑细毛杂乱充斥的私处…。

“哇!你好美哦∼淑惠!老公我忍不住了∼。”他先生轻抓着淑惠,大声说着。

接着就在溪流边的平坦的大石头上幕天席地、爱抚著干起淑惠来:“…噢!……嗯…噢…No……嗯…”

老公粗壮的阳具,毫不怜香惜玉的猛烈抽插进淑惠的小蜜穴中。老公双手并施的玩着淑惠的乳房,腰臀间狠狠的前后摆动。

淑惠眉头微皱、表情痛苦似哼著:“啊!……嗯……嗯……啊……嗯……嗯噢!……噢!…No……嗯……。”

激烈的抽插持续了数十分钟,淑惠私处流出的淫水四溢,慢慢流满了先生的整个鸡巴。

先生边插边问道:“嗯…爽吗?淑惠…呼……”

淑惠被干的娇喘连连,轻声回应:“…嗯…爽!…嗯…噢……噢……噢…”

先生又说:“老公要不要插深一点?大力一点?”

淑惠回道:“噢……好…插……嗯…”

老公问道:“…你是淫荡的女人吧?”

淑惠回道:“…噢……嗯…是…我是淫荡…的女…人。”

老公抓玩着上下摆动的奶子,看着淑惠乌黑散乱的秀发、痛苦皱眉的美丽脸孔;又问:“你…喜欢被干吧?”

淑惠:“嗯……喜…欢…”

老公问道:“我要强奸你!奸死你?!”

“干你!插你!”

淑惠回道:“噢!老公…干我!我…喜…欢…噢!…噢!……”

老公说道:“我要找人来强奸你!玩你!”

淑惠:“……嗯!……”

“老公…我喜欢你干我……。”

老公:“不行!我要再找人来一起干你!你会更爽!”

淑惠:“不……我…只喜欢…你…噢!…干我…嗯……噢…No…老公……呼……干死我了…”

老公低头亲吻遮著淑惠的樱唇,淑惠也热烈的回应着,两舌交缠吸吮著。

老公说道:“一定要找人跟我一起来强奸你!玩你的奶…干你的洞…插你!让你爽死……”

淑惠娇喘:“啊…嗯…噢……噢……讨厌…………老公……不要!……啊……噢……”

就这样激烈的性爱,随后又陆续变换了几个姿势;约40多分钟,老公终于将浓稠的乳白精液一次射出,分别散布淑惠的脸上、唇舌间及随着呼吸而上下起伏的雪白胸脯上。

淑惠慵懒的躺在感觉有点冰冷、有点硬的大石头上,心想:“……我爱死这种活动了…”

随后先生又跳下溪流中,边清洗阳具的残余的分泌物、边开始徒手抓起鱼来。

“哇!这里的鱼又大又笨的∼很好抓哦!”他高兴的嚷嚷着。

淑惠听完也起身,缓缓步入清澈的溪水中,就地取材的边演出活色生香、美人入浴、边以捉狭、欣赏的表情看着先生捉鱼…。

先生动作迅速的走回车上取捞鱼的网竿、相关的器具,对着淑惠笑呵呵的说道:“看来今晚我们有鲜鱼大餐可以加菜了。”

“咦?!前面有个小瀑布…那里水潭鱼可能更多…我过去看看?…”

未待其回应,接着撇下溪中独自洗浴的淑惠,快速的跳越在溪流上的石头上,转瞬间已消失在前方。

淑惠不以为意,低吟唱着歌,继续以双手清洗著自己姣好、美妙的躯体。

慢慢时光流逝,此刻已下午三点多了,山间阳光转弱已渐转移照射不太进林荫间,因此赤身裸体的她在水里泡了一阵子开始觉得有点凉意,尤其在一阵清风吹拂过后。

于是起身走向岸边原来放置衣服的地方,拿出车上的毛巾擦拭水滴放开,将一头湿淋淋的乌黑秀发摊开,披散在肩上,仅从中拣出了T恤跟内裤穿上,将胸罩及短裤放回车上,修长均匀的双腿、衣着曝露,胸前隔着白色T恤激突起的两点、诱人的模样,此时相信任何男人见了都会流下垂涎的口水,她边哼唱着歌,边开始熟练的架设锅具、营帐、并生起火来。

殊不知这一切情景,已全被隐藏在溪旁茂密草丛中的一个男人尽瞧在眼里,他22岁,叫福财,中等身材,是乌来、山地乡的一个小混混,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今日凑巧为生活所逼,想到这附近的竹林里碰碰运气;挖一些野生的笋子来卖钱。

那知骑机车刚到不久,就听见淑惠他们车子的引擎声,因为此处人烟罕至,好奇心吸引他悄悄的潜伏过来,孰知所见令他大饱眼福。

早先淑惠脱的一丝不挂、跟先生在水中戏水时,福财则躲在草丛暗处,贪婪的看着那近乎完美的成熟女性肉体,那对微翘浑圆的乳球、曲线玲珑剔透、乌亮耻毛丛生的阴户,毫无遮掩的让偷窥的福财一览无遗,当场让他忍不住脱下裤子,死盯着溪水中的淑惠,在草丛中颤抖的自慰、套弄起来…。

及至后来淑惠跟先生在溪旁大石上的一场激情春宫秀,更是让刚刚才自慰、射精在草丛里的福财,看到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硬是忍不住又狂射了一次。

若不是碍于淑惠的先生在场,他早冲出去强奸、狂干淑惠这位裸体美女了。

虽然如此,他仍虎视眈眈的悄悄躲在一旁窥伺,等待可乘之机。

现在淑惠的先生已走到溪流的上游去抓鱼,仅留下毫无戒心、衣着清凉的她一人,福财看着淑惠曲线毕露的背影,阳具又不自觉的翘了起来。

他见时机已至,迅速脱光自身的衣物,抓取溪畔的一些湿泥,涂抹在脸上、身上,让人无法辨识出自己原来的长相,握著原本要砍竹笋的山刀,静悄悄的向淑惠掩至。

这一切似乎来的太突然,淑惠只知腰腹部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由后抱住,嘴巴被另一只手摀住,“啊!…”虽吓了一跳,但想可能是她先生回来跟她作弄,因此起先没什么挣扎,想要回头骂他先生说:“喂!别闹了!”

却感觉身不由己的被拦腰抱起,正快速的半抱半拖行往溪流的另一头的森林里。

当似惊觉情形不对时,她已被抱离车子约4∼500米左右的一处茂密草丛中,即使身高超过200公分的成人站立隐藏其中,在这高耸的芒草、杂草交错丛中也绝对无法被发现。

“听着!不准叫!”福财亮着手中的山刀,恐吓的说道:“乖乖听话,包你没事∼”

“否则就连你先生也一起杀掉!听到没?”

福财虚张身声势、故做凶狠的低吼道:“我现在在跑路,躲到这里来,不在乎再多干掉几个人∼听懂了没?”

淑惠满脸惊惧,她难以置信看着眼前这个一身污秽、赤裸的陌生男人,转瞬间她已回神过来,知道遇到什么事了,她强自镇静颤抖的说:“…懂!…你…要做…什么?”

福财狞笑着说道:“嘿…嘿…做什么?乖乖听话就对了。”

福财低身以亮晃晃山刀将躺卧的淑惠下身的丝质内裤从旁边割断、丢在一旁。

接着两手将淑惠,的雪白大腿扳开,近距离的欣赏淑惠的私处、蜜洞。

“…嗯∼刚才太远看了,近看更漂亮啊~哈!”福财淫笑着,将手伸到阴部、手指拨开阴唇、丛毛说道。

淑惠被吓的颤抖不敢有任何的反抗,随即福财将山刀放在旁边地上,更将手由下往上伸进T恤抓抚著淑惠已真空的胸部。

“…嗯…不要!…不…要……”淑惠低声抗议著。

虽然嘴里嚷着不要,但淑惠毕竟是个容易敏感的女人,在福财的略近出粗暴的爱抚手段下,蜜穴还是不听话的开始分泌出淫液,“嗯………”“不要……求你……嗯……不要……”淑惠的哀求声已减低了不少。

福财手指不久已沾满了淑惠的淫液,他见状说道:“…嘿……好!”迫不及待的想将老二插进淑惠的阴道里,那知道,因刚才已自慰过、泄了两次,真要派上用场时,阳具虽有膨胀,却下垂软软的,怎么也插不进去淑惠那略紧的阴户,福财心有不甘,非常懊恼自己小弟弟的不争气,试了几次仍未能成功;龟头也仅能在阴唇丛毛前磨蹭著。

淑惠此时情欲被挑起,欲念已渐要盖过恐惧的心,仰身张腿的姿势,心里面反倒泛起有点希望福财的阳具能坚挺翘起的念头,插进自己正春潮泛滥的窄洞内,理性的部分却暗骂自己的淫荡无耻…,竟会希望让人奸淫…

‘嗯…∼男人的肉棒啊……’淑惠心中暗想着,却隐忍不敢表现出来。

福财此时有点恼羞成怒,用右手的两三根手指深入代替抠弄淑惠的蜜穴,快速的进进出出,也带给淑惠一些冲刺的快感,淫汁分泌的更多了,淑惠竟被撩拨的不由自主开始用手抚弄自己的双乳,“嗯…噢……啊……噢……”她娇喘低哼著。

福财惊喜看着摸自己的奶子,渐渐发浪的淑惠,索性把她身上仅存的白色T恤脱掉,好方便看淑惠按摩把玩她自己的那对完美、柔软高耸、浑圆白晰、玲珑剔透的乳球。

“啊…啊……嗯……啊……噢…嗯……”

随着福财的手指代替肉棒快速的进进出出,经过3、4分钟,淑惠忍不住的哼出声来:“噢……啊…噢……啊……”

“啊……啊……啊……”

“嗯……不……喔……啊……啊……”

福财:“…噢……爽吧,骚货?”

“…嗯……”淑惠轻轻浪叫着:“啊!……噢…噢噢…不行了……”

从淑惠的蜜穴中喷出的阴精让福财的手掌感受到,整个右手腕微热、湿淋淋的……

接着福财突然受不了,想要近理智半失的淑惠帮他口交,将她拉坐起来,胖胖软趴趴的阴茎凑到淑惠的樱唇前,命令式的说道:“舔它!我让你爽∼你也得让我爽!……”

“别动歪脑筋?!乖点…把它吸出来你就没事了?”

“否则?哼哼…”

淑惠闻到福财那话儿相当骚臭的味道,眉头微皱的犹豫了著。

福财已无耐性似的站立姿抓着淑惠的头向前往他的阳具靠拢,她终还是配合微开嘴巴,顺从似像服侍先生一般,前后平行式的摆头,热烫的舌头也灵活的舔弄著龟头,不一会,只见福财的阳具被淑惠又舔又吸的愈来愈坚挺,福财也舒服的哼出声来:“哇靠!……噢……爽……”

福财低头看着下方的淑惠,头前后的进进出出,奶球也柔软的前后晃荡,忍不住略弯膝去抓摸她的乳球、小巧可爱地奶头。淑惠尽管口里含着阳具,仍能轻哼著:“……嗯…嗯…嗯…嗯…”没什么抗拒的任他抓弄抚摸。

“哇!你妈的!…真会舔…爽!爽!…”福财兴奋的叫嚷着。

又持续了一会儿,福财突然将淑惠压制推倒,抓着兴奋自己正盛怒勃起的阴茎,一口气对准了肥美淋漓的阴部,叫道:“插!我要插!”

淑惠见状大惊失色,“啊!…不……不要!……啊!啊!……”

这次却水到渠成,福财感到淑惠蜜洞膣肉的温度、湿滑、紧实的开始包覆住肉棒,扭腰向前、想深入再深入。

淑惠痛苦,叫着:“噢……嗯…噢…嗯…不……噢…噢…噢……啊…啊啊!”淑惠的双腿被福财转架在肩膀上,毫不设防的被长驱直入。

“嗯…噢…噢…不可以!……啊……”淑惠因下体的充实感,已开始有点转为享受的感觉了。

那知刚插入活动没两三下,因被紧密的温热包覆着,残余的一点精液就不听话的喷射入淑惠温暖阴道内,福财又浮现懊恼的表情,咒骂轻打自己的鸡巴道:“他妈的…不中用的东西!”一会儿,拔出渐变软的阴茎,淑惠慢慢起身看着福财,脑中因夹杂着不舍,竟是一片空白。

此时,远处传来熟悉的叫喊:“淑惠!淑惠!你在那里?”

“淑惠!”

淑惠听到先生在喊叫找寻她。

只见福财神色略惊慌的说:“我得走了!”接着拿起了山刀,快速起身离开。

淑惠沉吟了一下,看着草地上被割破的三角裤,拿起了旁边的T恤正要穿上。

只见福财突然又转身回来,吓了她一跳。

“哦…忘了说,你…很漂亮很棒!…”福财翘起大姆指比著赞许的手势,微笑着一溜烟的就从草丛中消失了。

Share.

About Author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