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兄妹宿舍同床

0

兄妹同床,其实是一种家族的信任,血脉的相连,只要心不偏离,到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两人都是成人了,就算理智,身体不见得完全没反应脱离,兄妹这个“称号”他们还是“男”与“女”。一男一女,裸身相拥,产生性欲是最正常了不动那方面的念头才是有问题。别说是兄妹就没事了,是兄妹之前他们首先是一男一女,更何况,已经有了身体上的接触了,想不乱伦都很困难。。

1998年,那年我是位平凡的升大二学生,家里的小孩就只有我跟哥哥,我的哥哥大我两岁,那一年准备升大四。

为了求学及未来工作顺利,我们兄妹皆就读彰化某大学,且相同科系。因此在家我们互称兄妹,在学校则互称学长及学妹。

大一租在学校的学生宿舍,而升大二则必须外租,在考量节省租屋费便跟哥哥讨论合租山脚路上一个套房,之后就同住一间寝室。由于套房内只有一张床,因此我们兄妹就一起睡在同一张床上。

在开学后的第一个礼拜,大约晚上十一点时我回来套房,我看哥哥好像已经熟睡了,于是直接在寝室开始脱衣服及脱下了内裤,洗完澡回到床上睡。

隔天早上九点我起床时,哥哥已经出门了,我在盥洗我的内衣裤时发现我的内裤上,沾满了一团精液,那是我第一次闻到精液的味道,也是我第一次触摸到精液滑溜的感觉。我哥哥应该拿着我的内裤自慰,然后射精吧,心中一想,我的脸不知不觉的就红了起来。当天,晚上哥哥若无其事的回来跟我闲话家常。

清晨一点多时,哥哥转身一下,一只手压在我的内裤突起的中间,我心想哥哥应该已经是熟睡了。因此我拉下我的内裤,一只手扶著哥哥的手引导进入到我的私处,并抓起哥哥的手指抚摸我柔软的阴阜上面的阴唇。摸着摸著,我尽忍不住呻吟了起来,阴道也分泌出许多爱液,在半梦半醒间,我昏沉的睡着了。

隔天晚上,我在睡梦中感觉到有人在搓揉我的乳房,抚摸着我的乳头。我的心跳加快,乳头也变硬了,我偷偷睁开眼,是我哥哥的手在搓揉我的乳房。我忽然身体动了一下,哥哥的手马上停止搓揉的动作,不久我就听到哥哥熟睡的深呼吸的声音,而我心里却沉了一下。

半夜中,哥哥的身体又翻转过来,一只手又压在我的内裤中间,我想哥哥是故意假装睡的,因此我也假装睡梦中手去触摸哥哥的阴茎。

隔着哥哥的内裤,我第一次摸到男生的阴茎,哥哥的阴茎勃起突出,而内裤上有一点湿湿。哥哥的阴茎不断地的颤动,好像在招手叫我往内裤里面摸。

我故意翻个身把哥哥压在我阴唇外内裤上的手,用双脚把他的手夹紧在我的双腿之间。

我忍不住轻轻的说:哥,我们来做爱

哥哥说:我们这是在乱伦啊

我说:我不管,我只想要你

然后我们则在宿舍的床上,被窝里~做第一次爱爱~~

哥哥翻起身子来,呼吸急措的把睡裙的上面部分轻轻往上拉,我白嫩的小乳房慢慢的出现在了哥哥的前面。

哥哥索性把嘴也凑到我的乳房前,用手把乳房往中间乳峰的地方轻轻捏住,用嘴含住乳房,再用舌头的添著的乳峰,来回挑逗着我那2个已经变硬的乳头。

然后哥哥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在我那温暖的小嘴里轻轻的搅动着,寻找并挑逗着我的小舌,当哥哥擡起头时,唾液还有一点连在我的嘴上,成一缕丝状,接着唾液掉在了我的脸上,真是非常淫乱画面啊!

接着哥哥一只手轻轻的把我的臀部向上擡起,一只手慢慢把我的小内裤向下拉下,我的小穴一点一点的暴露在哥哥的眼前。

看着眼前这样的美景,试问有哪个男人不会动心呢?加上我们是兄妹,少许的犯罪感让我更加兴奋起来,现在我心跳已经加速到180了。哥哥把我的大腿向上弯曲起来,再把手从大腿下面伸过去,这样刚好可以抱住我那修长的大腿,然后往两边稍稍用力,使哥哥能够更加方便的行事。

哥哥看着我的阴唇上有少许的液体,便把脸埋进我的大腿根部,用鼻子闻了闻,闻到了我少女的体香,夹带着一点香皂的香味,他迫不及待的把嘴凑到我的阴唇边上,贪婪的在他妹妹的小穴上添著,说”好湿好骚喔!”。

然后哥哥提起肉棒对着我的穴口说:妹,我想要插进去了

我说:哥,这样可以吗

最终,我们的欲望还是战胜了理智,哥哥双腿并跪,把肉棒对在我的小穴上,现在哥的肉棒已经开始肿到充血了,他用双手再把我的腿往两边分开了一点,并且向我身上轻轻压住,然后腾出右手扶住他的肉棒,开始在我的小穴上来回摩擦,好让我流出的淫水能够粘在他的肉棒上。

他看着自己妹妹的小穴被的肉棒挤得向两边分开的样子,让他非常的兴奋,肉棒上传来的些许快感让他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的左手也没闲着,在我那光滑的大腿轻轻抚摩著。

我想要是爸妈知道现在我的哥哥正在对他的妹妹做这种乱伦的事真不知道会怎么想。

我屏住呼吸,用右手扶住哥哥肉棒对准我的小穴,接着向里面缓缓送入他的肉棒,我不敢太大声呻吟,要是把隔壁室友弄醒了就有麻烦了,因为这毕竟是兄妹的乱伦啊。

这种强烈的犯罪感让我莫明的兴奋,让我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兴奋起来。

哥哥慢慢的向前推进着他的肉棒,我的阴唇边上的嫩肉被他的肉棒挤的向两边分开,由于我在刚才的挑逗下分泌出了比较多的淫水,哥哥没费多少劲便把龟头插了进去。

哥哥说:真是好紧啊!才插进去这么一点点就让我爽得不行了。

妹的小穴把我的龟头夹得紧紧的”

哥哥继续向前推进著,突然,他感到碰到了阻碍,我知道他的肉棒已经顶在我的处女膜上面了!

现在的我完全被欲望控制了,脑子里只有交配的冲动,我深深吸了口气,我打算要突破这层障碍,我19年的贞操就快是我哥哥的了。哥哥使劲把我的大腿往两边分开,用手扶住肉棒,腰部向前一用力。

呵——妹你的小穴真是太紧了!”

这次哥的肉棒很顺利的一点一点向里面插进去,突然,他的龟头感觉顶到了什么东西,不用想都知道是我的处女膜了。龟头上的快感让他完全停不下来,他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腰部再次狠狠使上力气,一下子顶破了我的处女膜,向更深处插入。

哥哥开始在我的阴道内慢慢的抽动起来,每一个来回都要使上很大的力气,我窄小的阴道真是让他为之疯狂。他不停的抽动着他的肉棒在我的阴道内摩擦,大概抽送了三十几下后,我感到阴道内已经足够湿润了。他的双手放开我的大腿,撑在床上,腰部一用力,很顺利的把肉棒全部插了进去,哥哥的龟头狠狠的顶在了我的花心上面,我感到我里面的花心都被他的肉棒顶得向两边分开,似乎都已经顶到了我的子宫上。

大约抽动了三十几下之后,哥哥开始加快了抽动的速度,我感到的阴道内已经变得越来越湿润了,也越来越热了,我的阴道在哥哥肉棒的刺激下开始紧紧的收缩,哥哥的肉棒在我的身体里疯狂的冲击,从我的小洞里发出”滋、滋”的水声,虽然不声音不大,但是在这安静的夜里却是听的分外的清楚。忽然,我感到我的阴道开始收缩得更加厉害,阴道内的肉壁紧紧的夹住哥哥的肉棒,”难道我的身体的就要达到高潮了?

在这样的快感下,哥哥完全没有思考的余地,双手紧紧的抱住我的纤腰,下身闸门一松,精液如洪水爆发般直接射在了我的子宫深处,边射他还不停的用力向子宫里面顶,我的阴道急剧的收缩起来,精液打在我的子宫上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射完了,哥哥轻轻把我平放到床上,将肉棒从我的小穴里拔了出来,刚一拔出,就看见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夹杂着些许落红从我的小穴里流了出来,真是淫乱至极的画面啊!

我的哥哥,居然把自己妹妹的第一次给破了,并且还把精液毫无保留射在了妹妹的身体里!

我慢慢恢复了正常的意识之后,满脸的笑意说:真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厉害。不怕把妹妹搞死啊。

哥哥: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厉害,也许我们兄妹真的很适合在一起做爱。

是啊,兄妹之间有了第一次就不会再仅仅限于只做一次,关键很难走出的是挑开双方之间的这层关系,突破。乱伦原来这么简单,这么狂野。怪不得,佛洛德说:“世间最令人心醉的激情,一是强奸,一是乱伦。”但这都打破了世间的规则和禁忌,因此都是不能暴露在阳光之下的。但我想肯定存在一些比例。

隔天,我们一起离开套房时,隔壁的商科同学说

以后你跟学长做爱时可不可以小声一点

Share.

About Author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