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被我诱姦

0

刚结婚两个月的小姨说是一个天生尤物也并不过份,皮肤白嫩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粉面桃腮,一双标準的杏眼,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蒙,仿佛弯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著。个子不是很高,可给人的感觉确是修长秀美。 这天她穿着一件白色纱质的短裙,红色的纯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白嫩的大腿光裸著。一双白色的软皮鞋,小巧玲珑。一股青春的气息弥漫全身,可少妇丰满的韵味却让她有一种让人心慌的诱惑力。

校长我从窗口看见小姨丰满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从窗前走过,不由一股热流从下腹升起……过了一会儿,姨夫手从她背后伸过来,在她丰满挺实的乳房上抚摸,一边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翻身压倒了小姨身上,一边揉搓著小姨的乳房,嘴已经含住了小姨粉红的小乳头,轻轻吮吸、舔舐著。

「烦人……」小姨不满地哼了一声,姨夫已经把手伸到小姨下身,把她的内裤拉了下去,一边手伸到小姨阴毛下边摸了几下,王身的阴茎就已经硬得要涨爆了,迫不及待地就分开了小姨的双腿,压到了小姨双腿间。

坚硬的东西在小姨湿滑的下体顶来顶去,弄得小姨心直痒痒,只好把腿曲起来,手伸到下边,握着姨夫的阴茎放到自己的阴门,姨夫向下一压,阴茎插了进去,「嗯……」小姨哼了一声,双腿微微动了一下。

姨夫一插进去就开始不停地抽送,「呼哧呼哧」地在小姨身上起伏著。渐渐地小姨下身传出了「扑哧扑哧」的水声,小姨的喘息也越来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张开着。姨夫这时却快速地抽送了几下,哆嗦了几下,趴在小姨身上不动了。

刚有一点感觉的小姨把趴在她身上的丈夫推下去,抓过床边的卫生纸在湿乎乎的阴部擦了几下,翻过来调过去,心好象有一团火在烧,起身又打着电视,浑身很不自在。

作为一个丰满性感的少妇,姨夫显然无法满足小姨的性欲,只是现在小姨的性欲还没有全显露出来,这为小姨的堕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的伏笔。

小姨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衬衫,和一件到膝盖的淡黄色纱裙,短裙下露出的笔直浑圆的小腿上穿着春白色的长统丝袜,小巧的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小凉鞋。

「校长,您找我?」小姨按捺不住心头的兴奋,脸上还带着笑意。

我眼睛盯着小姨薄薄的衣服下,随着小姨说话有些轻轻颤动的乳房,那丰满的韵味,让他几乎是要流口水了。

「校长。」小姨又叫了一声。

「啊,小姨,你来了。」我让小姨坐在沙发上,一边说:「这次评你为先进是我的意思,现在不是提倡用年轻人吗,所以我準备提你进中级职称,如果年底有机会,我準备让你做语文组的组长。」

由于小姨坐在沙发上,高已从小姨衬衫的领口斜眼进去看见小姨边穿的是一件白色带蕾丝花边的乳罩,我看着丰满白嫩的乳房之间深深的乳沟,下身都有些硬了。

「校长,我才毕业这么几年,別人会不会……」小姨有些担忧。

「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我的眼睛几乎快钻到小姨衣服去了,说话出气都不匀了:「这样吧,你写一个工作总结,个人总结,明天早上,嗯,明天是周六,明天上午九点,你送到我家�来,我帮你看一下,周一我就给市里送去。」

「谢谢你,高校长,明天我一定写完。」小姨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我家在这�。」我在一张纸上写了他家的地址递给小姨。

小姨是教高一的,班上有一个叫小晶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一看上去就给人一种俏生生的感觉,今年十九岁,好象在和社会上一个叫锺成的小伙子谈恋爱。那小伙子长得很帅,个子很高,一看很精干,是个武警的转业兵。

整整写到十一点的小姨,早晨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姨夫对小姨的热情是不屑一顾,他上了好几年班还啥也不是,根本不相信小姨能评上什么职称。刚好他有个同学周日结婚,他告诉小姨晚上不回来了,就走了。

小姨又仔细地打扮了一下,换上了一条白色带黄花的丝质长裙,肩上是吊带的,又在外面著了一件淡粉色的马夹。下身还穿着那双白色的丝袜,这件丝袜腿根的地方是有蕾丝花边的,柔软的面料更衬的小姨的乳房丰满坚挺、纤细的腰、修长的双腿。

我开门一看见小姨,眼睛都直了:「快进来,快请进!」小姨把总结递给我,我接过来却放在一边,忙着给小姨端了一杯凉咖啡:「先喝一杯解解解渴。」

走了这一段路,小姨真有些渴了,接过来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

小姨没注意到我脸上有一丝怪异,小姨又喝了几口我又端来的咖啡,和我说了几句话,突然觉著有些头晕:「我头有些迷糊……」小姨往起站,刚一站起来,就天旋地转地倒在了沙发上。

我过去叫了几声:「小姨,白老师!」一看小姨没声,大胆地用手在小姨丰满的乳房上捏了一下。小姨还是没什么动静,只是轻轻地喘息著。

我在刚才给小姨喝的咖啡下了一种外国的迷药,药性很强,可以维持几个小时,而且还有催情作用。此时的小姨脸色绯红,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

我把窗帘拉上之后,来到小姨身边,迫不及待地扑到躺在沙发上的小姨身上,揭开小姨的马夹,把小姨的肩带往两边一拉,小姨丰满坚挺的乳房带着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很薄的乳罩,我迫不及待地把小姨的乳罩推上去,一对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显露在我面前,粉红粉红的小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由于药力的作用,乳头慢慢地坚硬勃起。

我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乳房,柔软而又有弹性,我含住小姨的乳头一阵吮吸,一只手已伸到小姨裙子下,在小姨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手滑到白洁阴部,在小姨阴部用手搓弄著。

睡梦中的小姨轻轻地扭动着,我已是挺不住了,几把脱光了衣服,阴茎已是红通通地挺立著。

我把小姨的裙子撩起来,小姨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部是一条白色的丝织内裤,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

我把小姨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抚摸着小姨一双柔美的长腿,小姨乌黑柔软的阴毛顺伏地覆在阴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嫩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高义的手抚过柔软的阴毛,摸到了小姨嫩嫩的阴唇,湿乎乎的、软乎乎的。

我把小姨一条大腿架到肩上,一边抚摸着滑溜溜的大腿,一边用手把著粗大的阴茎顶到了小姨柔软的阴唇上,「美人,我来了!」一挺,「滋……」一声插进去大半截,睡梦中的小姨双腿的肉一紧。

「真紧啊!」我只感觉阴茎被小姨的阴道紧紧地裹住,感觉却又是软乎乎的,我来回动了几下,才把阴茎连根插入。小姨秀眉微微皱起,「嗯……」浑身抖了一下。

小姨脚上还穿着白色的高跟鞋,左脚翘起搁在我的肩头,右腿在胸前蜷曲著,白色的内裤褂在右脚踝上,在胸前晃动,真丝的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对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颤动着。

随着我阴茎向外一拔,粉红的阴唇都向外翻起,粗大的阴茎在小姨的阴部抽送著,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睡梦中的小姨浑身轻轻颤抖,轻声地呻吟著。

我突然快速地抽送了几下,拔出阴茎,迅速插到小姨微微张开的嘴,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小姨的嘴角流出来。

我恋恋不舍地从小姨嘴拔出已经软了的阴茎,喘著粗气坐了一会儿,从屋拿出一个立拍立现的照相机,把小姨摆了好几个淫荡的姿势拍了十几张。我拍完了照片,赤裸裸的走到小姨身边,把他抱到臥室的床上,扒下她的裙子胸罩,小姨只穿着白色的丝袜,仰躺在床上,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在胸前隆起著,即使躺着也那么挺实,我光着身子躺在小姨身边,双手不停地抚摸着白洁全身,很快阴茎又硬了。

我把手伸到小姨阴部摸了一把,还湿乎乎的,就翻身压倒小姨身上,双手托在小姨腿弯,让小姨的双腿向两侧屈起竖高,湿漉漉的阴部向上突起著。粉红的阴唇此时已微微的分开,我坚硬的阴茎顶在小姨阴唇中间,「唧……」的一声就插了进去。

小姨此时已经快醒了,感觉已经很明显了,在一插进去的时候,屁股向上擡了一下。我也知道小姨快醒来了,也不忙着干,把小姨两条穿着丝袜的大腿抱在怀,一边肩头扛着小姨一只小脚,粗大的阴茎只是慢慢地来回动着。

小姨觉得自己好象作了一场梦,疯狂激烈的作爱、酣畅淋漓的呻吟吶喊,是小姨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好象沉浸在如浪潮一样的快感中,感觉著那一下一下的摩擦、抽送,「嗯……」小姨轻轻的呻吟著,扭动着柔软的腰。

猛然,小姨感到下身真的有一条粗大的东西插著,一下挣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我淫笑着的脸,自己浑身上下只剩了腿上的丝袜,下身还插著这个无耻男人的肮脏东西。

「啊……」小姨尖叫一声,一下从我身下滚了起来,抓起床单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她觉得嘴粘乎乎的,满口还有一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象也粘著什么,用手一擦,全是粘糊糊的白色的东西,小姨知道自己嘴�是什么了,一下趴在床边干呕了半天。

我过去拍了拍小姨的背:「別吐了,这东西不脏。」

小姨浑身一震:「別碰我,我要告你强奸。你……不是人!」泪花在小姨眼睛转动着。

「告我?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让我肏了,你怎么说是强奸?」我毫不在乎地笑了。

「你……」小姨浑身直抖,一只手指著我,一只手抓着床单遮著身子。

「別傻了,乖乖跟我,我亏不了你,要不然,你看看这个。」我拿出两张照片让小姨看。

小姨只觉头一下乱了,那是她,微闭着眼睛,嘴含着一条粗大的阴茎,嘴角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小姨去抢照片,我一把搂住了她:「刚才你没动静,我干得也不过瘾,这下好好玩玩。」一边把小姨压到了身下,嘴在小姨脸上一通亲吻。

「你滚……放开我!」小姨用手推我,可连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么无力。

我的手已经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揉搓,一边低下头去,含住了粉红的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著,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小姨乳头轻轻搓著,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小姨全身,小姨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乳头渐渐硬了起来。

「不要啊……別这样……嗯……」小姨手无力地晃动着。

我一边吮吸着乳头,一只手已经滑下了乳峰,掠过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就摸在了肥嫩的阴唇上,两片阴唇此时微微敞开着,我手分开阴唇,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搓弄著。

「哎呀……不要……啊……」小姨头一次受到这种刺激,双腿不由得夹刚结婚两个月的小姨说是一个天生尤物也并不过份,皮肤白嫩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粉面桃腮,一双标準的杏眼,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蒙,仿佛弯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著。个子不是很高,可给人的感觉确是修长秀美。 这天她穿着一件白色纱质的短裙,红色的纯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白嫩的大腿光裸著。一双白色的软皮鞋,小巧玲珑。一股青春的气息弥漫全身,可少妇丰满的韵味却让她有一种让人心慌的诱惑力。

校长我从窗口看见小姨丰满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从窗前走过,不由一股热流从下腹升起……过了一会儿,姨夫手从她背后伸过来,在她丰满挺实的乳房上抚摸,一边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翻身压倒了小姨身上,一边揉搓著小姨的乳房,嘴已经含住了小姨粉红的小乳头,轻轻吮吸、舔舐著。

「烦人……」小姨不满地哼了一声,姨夫已经把手伸到小姨下身,把她的内裤拉了下去,一边手伸到小姨阴毛下边摸了几下,王身的阴茎就已经硬得要涨爆了,迫不及待地就分开了小姨的双腿,压到了小姨双腿间。

坚硬的东西在小姨湿滑的下体顶来顶去,弄得小姨心直痒痒,只好把腿曲起来,手伸到下边,握着姨夫的阴茎放到自己的阴门,姨夫向下一压,阴茎插了进去,「嗯……」小姨哼了一声,双腿微微动了一下。

姨夫一插进去就开始不停地抽送,「呼哧呼哧」地在小姨身上起伏著。渐渐地小姨下身传出了「扑哧扑哧」的水声,小姨的喘息也越来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张开着。姨夫这时却快速地抽送了几下,哆嗦了几下,趴在小姨身上不动了。

刚有一点感觉的小姨把趴在她身上的丈夫推下去,抓过床边的卫生纸在湿乎乎的阴部擦了几下,翻过来调过去,心好象有一团火在烧,起身又打着电视,浑身很不自在。

作为一个丰满性感的少妇,姨夫显然无法满足小姨的性欲,只是现在小姨的性欲还没有全显露出来,这为小姨的堕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的伏笔。

小姨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衬衫,和一件到膝盖的淡黄色纱裙,短裙下露出的笔直浑圆的小腿上穿着春白色的长统丝袜,小巧的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小凉鞋。

「校长,您找我?」小姨按捺不住心头的兴奋,脸上还带着笑意。

我眼睛盯着小姨薄薄的衣服下,随着小姨说话有些轻轻颤动的乳房,那丰满的韵味,让他几乎是要流口水了。

「校长。」小姨又叫了一声。

「啊,小姨,你来了。」我让小姨坐在沙发上,一边说:「这次评你为先进是我的意思,现在不是提倡用年轻人吗,所以我準备提你进中级职称,如果年底有机会,我準备让你做语文组的组长。」

由于小姨坐在沙发上,高已从小姨衬衫的领口斜眼进去看见小姨边穿的是一件白色带蕾丝花边的乳罩,我看着丰满白嫩的乳房之间深深的乳沟,下身都有些硬了。

「校长,我才毕业这么几年,別人会不会……」小姨有些担忧。

「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我的眼睛几乎快钻到小姨衣服去了,说话出气都不匀了:「这样吧,你写一个工作总结,个人总结,明天早上,嗯,明天是周六,明天上午九点,你送到我家�来,我帮你看一下,周一我就给市里送去。」

「谢谢你,高校长,明天我一定写完。」小姨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我家在这。」我在一张纸上写了他家的地址递给小姨。

小姨是教高一的,班上有一个叫小晶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一看上去就给人一种俏生生的感觉,今年十九岁,好象在和社会上一个叫锺成的小伙子谈恋爱。那小伙子长得很帅,个子很高,一看很精干,是个武警的转业兵。

整整写到十一点的小姨,早晨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姨夫对小姨的热情是不屑一顾,他上了好几年班还啥也不是,根本不相信小姨能评上什么职称。刚好他有个同学周日结婚,他告诉小姨晚上不回来了,就走了。

小姨又仔细地打扮了一下,换上了一条白色带黄花的丝质长裙,肩上是吊带的,又在外面著了一件淡粉色的马夹。下身还穿着那双白色的丝袜,这件丝袜腿根的地方是有蕾丝花边的,柔软的面料更衬的小姨的乳房丰满坚挺、纤细的腰、修长的双腿。

我开门一看见小姨,眼睛都直了:「快进来,快请进!」小姨把总结递给我,我接过来却放在一边,忙着给小姨端了一杯凉咖啡:「先喝一杯解解解渴。」

走了这一段路,小姨真有些渴了,接过来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

小姨没注意到我脸上有一丝怪异,小姨又喝了几口我又端来的咖啡,和我说了几句话,突然觉著有些头晕:「我头有些迷糊……」小姨往起站,刚一站起来,就天旋地转地倒在了沙发上。

我过去叫了几声:「小姨,白老师!」一看小姨没声,大胆地用手在小姨丰满的乳房上捏了一下。小姨还是没什么动静,只是轻轻地喘息著。

我在刚才给小姨喝的咖啡下了一种外国的迷药,药性很强,可以维持几个小时,而且还有催情作用。此时的小姨脸色绯红,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

我把窗帘拉上之后,来到小姨身边,迫不及待地扑到躺在沙发上的小姨身上,揭开小姨的马夹,把小姨的肩带往两边一拉,小姨丰满坚挺的乳房带着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很薄的乳罩,我迫不及待地把小姨的乳罩推上去,一对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显露在我面前,粉红粉红的小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由于药力的作用,乳头慢慢地坚硬勃起。

我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乳房,柔软而又有弹性,我含住小姨的乳头一阵吮吸,一只手已伸到小姨裙子下,在小姨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手滑到白洁阴部,在小姨阴部用手搓弄著。

睡梦中的小姨轻轻地扭动着,我已是挺不住了,几把脱光了衣服,阴茎已是红通通地挺立著。

我把小姨的裙子撩起来,小姨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部是一条白色的丝织内裤,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

我把小姨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抚摸着小姨一双柔美的长腿,小姨乌黑柔软的阴毛顺伏地覆在阴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嫩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高义的手抚过柔软的阴毛,摸到了小姨嫩嫩的阴唇,湿乎乎的、软乎乎的。

我把小姨一条大腿架到肩上,一边抚摸着滑溜溜的大腿,一边用手把著粗大的阴茎顶到了小姨柔软的阴唇上,「美人,我来了!」一挺,「滋……」一声插进去大半截,睡梦中的小姨双腿的肉一紧。

「真紧啊!」我只感觉阴茎被小姨的阴道紧紧地裹住,感觉却又是软乎乎的,我来回动了几下,才把阴茎连根插入。小姨秀眉微微皱起,「嗯……」浑身抖了一下。

小姨脚上还穿着白色的高跟鞋,左脚翘起搁在我的肩头,右腿在胸前蜷曲著,白色的内裤褂在右脚踝上,在胸前晃动,真丝的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对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颤动着。

随着我阴茎向外一拔,粉红的阴唇都向外翻起,粗大的阴茎在小姨的阴部抽送著,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睡梦中的小姨浑身轻轻颤抖,轻声地呻吟著。

我突然快速地抽送了几下,拔出阴茎,迅速插到小姨微微张开的嘴�,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小姨的嘴角流出来。

我恋恋不舍地从小姨嘴�拔出已经软了的阴茎,喘著粗气坐了一会儿,从屋拿出一个立拍立现的照相机,把小姨摆了好几个淫荡的姿势拍了十几张。我拍完了照片,赤裸裸的走到小姨身边,把他抱到臥室的床上,扒下她的裙子胸罩,小姨只穿着白色的丝袜,仰躺在床上,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在胸前隆起著,即使躺着也那么挺实,我光着身子躺在小姨身边,双手不停地抚摸着白洁全身,很快阴茎又硬了。

我把手伸到小姨阴部摸了一把,还湿乎乎的,就翻身压倒小姨身上,双手托在小姨腿弯,让小姨的双腿向两侧屈起竖高,湿漉漉的阴部向上突起著。粉红的阴唇此时已微微的分开,我坚硬的阴茎顶在小姨阴唇中间,「唧……」的一声就插了进去。

小姨此时已经快醒了,感觉已经很明显了,在一插进去的时候,屁股向上擡了一下。我也知道小姨快醒来了,也不忙着干,把小姨两条穿着丝袜的大腿抱在怀�,一边肩头扛着小姨一只小脚,粗大的阴茎只是慢慢地来回动着。

小姨觉得自己好象作了一场梦,疯狂激烈的作爱、酣畅淋漓的呻吟吶喊,是小姨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好象沉浸在如浪潮一样的快感中,感觉著那一下一下的摩擦、抽送,「嗯……」小姨轻轻的呻吟著,扭动着柔软的腰。

猛然,小姨感到下身真的有一条粗大的东西插著,一下挣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我淫笑着的脸,自己浑身上下只剩了腿上的丝袜,下身还插著这个无耻男人的肮脏东西。

「啊……」小姨尖叫一声,一下从我身下滚了起来,抓起床单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她觉得嘴�粘乎乎的,满口还有一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象也粘著什么,用手一擦,全是粘糊糊的白色的东西,小姨知道自己嘴�是什么了,一下趴在床边干呕了半天。

我过去拍了拍小姨的背:「別吐了,这东西不脏。」

小姨浑身一震:「別碰我,我要告你强奸。你……不是人!」泪花在小姨眼睛�转动着。

「告我?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让我肏了,你怎么说是强奸?」我毫不在乎地笑了。

「你……」小姨浑身直抖,一只手指著我,一只手抓着床单遮著身子。

「別傻了,乖乖跟我,我亏不了你,要不然,你看看这个。」我拿出两张照片让小姨看。

小姨只觉头一下乱了,那是她,微闭着眼睛,嘴�含着一条粗大的阴茎,嘴角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小姨去抢照片,我一把搂住了她:「刚才你没动静,我干得也不过瘾,这下好好玩玩。」一边把小姨压到了身下,嘴在小姨脸上一通亲吻。

「你滚……放开我!」小姨用手推我,可连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么无力。

我的手已经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揉搓,一边低下头去,含住了粉红的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著,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小姨乳头轻轻搓著,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小姨全身,小姨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乳头渐渐硬了起来。

「不要啊……別这样……嗯……」小姨手无力地晃动着。

我一边吮吸着乳头,一只手已经滑下了乳峰,掠过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就摸在了肥嫩的阴唇上,两片阴唇此时微微敞开着,我手分开阴唇,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搓弄著。

「哎呀……不要……啊……」小姨头一次受到这种刺激,双腿不由得夹紧,又松开,又夹紧。

玩弄一会儿,我的阴茎已坚硬如铁了,他抓起小姨一只裹著丝袜、娇小可爱的脚,一边把玩着,一边阴茎毫不客气地插进了小姨的阴道。

「啊……哎呀……」虽说这根东西在她身体�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著的白洁却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比姨夫的要粗长很多。小姨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

「咕唧……咕唧……」小姨的下身水很多,阴道又很紧,我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滋滋」的淫水声音。我的阴茎几乎每下都插到了小姨阴道最深处,每一插,小姨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

我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小姨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一条腿搁在我肩头,另一条裹著纯白丝袜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伴随着我的抽送来回晃动:「啊……哦……哎呦……嗯……嗯……」

我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进去,我的阴囊打在小姨的屁股上,「啪啪」直响。,又松开,又夹紧。

玩弄一会儿,我的阴茎已坚硬如铁了,他抓起小姨一只裹著丝袜、娇小可爱的脚,一边把玩着,一边阴茎毫不客气地插进了小姨的阴道。

「啊……哎呀……」虽说这根东西在她身体�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著的白洁却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比姨夫的要粗长很多。小姨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

「咕唧……咕唧……」小姨的下身水很多,阴道又很紧,我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滋滋」的淫水声音。我的阴茎几乎每下都插到了小姨阴道最深处,每一插,小姨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

我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小姨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一条腿搁在我肩头,另一条裹著纯白丝袜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伴随着我的抽送来回晃动:「啊……哦……哎呦……嗯……嗯……」

我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进去,我的阴囊打在小姨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刚结婚两个月的小姨说是一个天生尤物也并不过份,皮肤白嫩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粉面桃腮,一双标準的杏眼,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蒙,仿佛弯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著。个子不是很高,可给人的感觉确是修长秀美。 这天她穿着一件白色纱质的短裙,红色的纯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白嫩的大腿光裸著。一双白色的软皮鞋,小巧玲珑。一股青春的气息弥漫全身,可少妇丰满的韵味却让她有一种让人心慌的诱惑力。

校长我从窗口看见小姨丰满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从窗前走过,不由一股热流从下腹升起……过了一会儿,姨夫手从她背后伸过来,在她丰满挺实的乳房上抚摸,一边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翻身压倒了小姨身上,一边揉搓著小姨的乳房,嘴已经含住了小姨粉红的小乳头,轻轻吮吸、舔舐著。

「烦人……」小姨不满地哼了一声,姨夫已经把手伸到小姨下身,把她的内裤拉了下去,一边手伸到小姨阴毛下边摸了几下,王身的阴茎就已经硬得要涨爆了,迫不及待地就分开了小姨的双腿,压到了小姨双腿间。

坚硬的东西在小姨湿滑的下体顶来顶去,弄得小姨心直痒痒,只好把腿曲起来,手伸到下边,握着姨夫的阴茎放到自己的阴门,姨夫向下一压,阴茎插了进去,「嗯……」小姨哼了一声,双腿微微动了一下。

姨夫一插进去就开始不停地抽送,「呼哧呼哧」地在小姨身上起伏著。渐渐地小姨下身传出了「扑哧扑哧」的水声,小姨的喘息也越来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张开着。姨夫这时却快速地抽送了几下,哆嗦了几下,趴在小姨身上不动了。

刚有一点感觉的小姨把趴在她身上的丈夫推下去,抓过床边的卫生纸在湿乎乎的阴部擦了几下,翻过来调过去,心好象有一团火在烧,起身又打着电视,浑身很不自在。

作为一个丰满性感的少妇,姨夫显然无法满足小姨的性欲,只是现在小姨的性欲还没有全显露出来,这为小姨的堕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的伏笔。

小姨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衬衫,和一件到膝盖的淡黄色纱裙,短裙下露出的笔直浑圆的小腿上穿着春白色的长统丝袜,小巧的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小凉鞋。

「校长,您找我?」小姨按捺不住心头的兴奋,脸上还带着笑意。

我眼睛盯着小姨薄薄的衣服下,随着小姨说话有些轻轻颤动的乳房,那丰满的韵味,让他几乎是要流口水了。

「校长。」小姨又叫了一声。

「啊,小姨,你来了。」我让小姨坐在沙发上,一边说:「这次评你为先进是我的意思,现在不是提倡用年轻人吗,所以我準备提你进中级职称,如果年底有机会,我準备让你做语文组的组长。」

由于小姨坐在沙发上,高已从小姨衬衫的领口斜眼进去看见小姨边穿的是一件白色带蕾丝花边的乳罩,我看着丰满白嫩的乳房之间深深的乳沟,下身都有些硬了。

「校长,我才毕业这么几年,別人会不会……」小姨有些担忧。

「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我的眼睛几乎快钻到小姨衣服去了,说话出气都不匀了:「这样吧,你写一个工作总结,个人总结,明天早上,嗯,明天是周六,明天上午九点,你送到我家�来,我帮你看一下,周一我就给市里送去。」

「谢谢你,高校长,明天我一定写完。」小姨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我家在这�。」我在一张纸上写了他家的地址递给小姨。

小姨是教高一的,班上有一个叫小晶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一看上去就给人一种俏生生的感觉,今年十九岁,好象在和社会上一个叫锺成的小伙子谈恋爱。那小伙子长得很帅,个子很高,一看很精干,是个武警的转业兵。

整整写到十一点的小姨,早晨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姨夫对小姨的热情是不屑一顾,他上了好几年班还啥也不是,根本不相信小姨能评上什么职称。刚好他有个同学周日结婚,他告诉小姨晚上不回来了,就走了。

小姨又仔细地打扮了一下,换上了一条白色带黄花的丝质长裙,肩上是吊带的,又在外面著了一件淡粉色的马夹。下身还穿着那双白色的丝袜,这件丝袜腿根的地方是有蕾丝花边的,柔软的面料更衬的小姨的乳房丰满坚挺、纤细的腰、修长的双腿。

我开门一看见小姨,眼睛都直了:「快进来,快请进!」小姨把总结递给我,我接过来却放在一边,忙着给小姨端了一杯凉咖啡:「先喝一杯解解解渴。」

走了这一段路,小姨真有些渴了,接过来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

小姨没注意到我脸上有一丝怪异,小姨又喝了几口我又端来的咖啡,和我说了几句话,突然觉著有些头晕:「我头有些迷糊……」小姨往起站,刚一站起来,就天旋地转地倒在了沙发上。

我过去叫了几声:「小姨,白老师!」一看小姨没声,大胆地用手在小姨丰满的乳房上捏了一下。小姨还是没什么动静,只是轻轻地喘息著。

我在刚才给小姨喝的咖啡下了一种外国的迷药,药性很强,可以维持几个小时,而且还有催情作用。此时的小姨脸色绯红,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

我把窗帘拉上之后,来到小姨身边,迫不及待地扑到躺在沙发上的小姨身上,揭开小姨的马夹,把小姨的肩带往两边一拉,小姨丰满坚挺的乳房带着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很薄的乳罩,我迫不及待地把小姨的乳罩推上去,一对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显露在我面前,粉红粉红的小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由于药力的作用,乳头慢慢地坚硬勃起。

我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乳房,柔软而又有弹性,我含住小姨的乳头一阵吮吸,一只手已伸到小姨裙子下,在小姨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手滑到白洁阴部,在小姨阴部用手搓弄著。

睡梦中的小姨轻轻地扭动着,我已是挺不住了,几把脱光了衣服,阴茎已是红通通地挺立著。

我把小姨的裙子撩起来,小姨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部是一条白色的丝织内裤,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

我把小姨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抚摸着小姨一双柔美的长腿,小姨乌黑柔软的阴毛顺伏地覆在阴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嫩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高义的手抚过柔软的阴毛,摸到了小姨嫩嫩的阴唇,湿乎乎的、软乎乎的。

我把小姨一条大腿架到肩上,一边抚摸着滑溜溜的大腿,一边用手把著粗大的阴茎顶到了小姨柔软的阴唇上,「美人,我来了!」一挺,「滋……」一声插进去大半截,睡梦中的小姨双腿的肉一紧。

「真紧啊!」我只感觉阴茎被小姨的阴道紧紧地裹住,感觉却又是软乎乎的,我来回动了几下,才把阴茎连根插入。小姨秀眉微微皱起,「嗯……」浑身抖了一下。

小姨脚上还穿着白色的高跟鞋,左脚翘起搁在我的肩头,右腿在胸前蜷曲著,白色的内裤褂在右脚踝上,在胸前晃动,真丝的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对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颤动着。

随着我阴茎向外一拔,粉红的阴唇都向外翻起,粗大的阴茎在小姨的阴部抽送著,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睡梦中的小姨浑身轻轻颤抖,轻声地呻吟著。

我突然快速地抽送了几下,拔出阴茎,迅速插到小姨微微张开的嘴,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小姨的嘴角流出来。

我恋恋不舍地从小姨嘴拔出已经软了的阴茎,喘著粗气坐了一会儿,从屋拿出一个立拍立现的照相机,把小姨摆了好几个淫荡的姿势拍了十几张。我拍完了照片,赤裸裸的走到小姨身边,把他抱到臥室的床上,扒下她的裙子胸罩,小姨只穿着白色的丝袜,仰躺在床上,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在胸前隆起著,即使躺着也那么挺实,我光着身子躺在小姨身边,双手不停地抚摸着白洁全身,很快阴茎又硬了。

我把手伸到小姨阴部摸了一把,还湿乎乎的,就翻身压倒小姨身上,双手托在小姨腿弯,让小姨的双腿向两侧屈起竖高,湿漉漉的阴部向上突起著。粉红的阴唇此时已微微的分开,我坚硬的阴茎顶在小姨阴唇中间,「唧……」的一声就插了进去。

小姨此时已经快醒了,感觉已经很明显了,在一插进去的时候,屁股向上擡了一下。我也知道小姨快醒来了,也不忙着干,把小姨两条穿着丝袜的大腿抱在怀,一边肩头扛着小姨一只小脚,粗大的阴茎只是慢慢地来回动着。

小姨觉得自己好象作了一场梦,疯狂激烈的作爱、酣畅淋漓的呻吟吶喊,是小姨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好象沉浸在如浪潮一样的快感中,感觉著那一下一下的摩擦、抽送,「嗯……」小姨轻轻的呻吟著,扭动着柔软的腰。

猛然,小姨感到下身真的有一条粗大的东西插著,一下挣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我淫笑着的脸,自己浑身上下只剩了腿上的丝袜,下身还插著这个无耻男人的肮脏东西。

「啊……」小姨尖叫一声,一下从我身下滚了起来,抓起床单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她觉得嘴粘乎乎的,满口还有一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象也粘著什么,用手一擦,全是粘糊糊的白色的东西,小姨知道自己嘴�是什么了,一下趴在床边干呕了半天。

我过去拍了拍小姨的背:「別吐了,这东西不脏。」

小姨浑身一震:「別碰我,我要告你强奸。你……不是人!」泪花在小姨眼睛转动着。

「告我?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让我肏了,你怎么说是强奸?」我毫不在乎地笑了。

「你……」小姨浑身直抖,一只手指著我,一只手抓着床单遮著身子。

「別傻了,乖乖跟我,我亏不了你,要不然,你看看这个。」我拿出两张照片让小姨看。

小姨只觉头一下乱了,那是她,微闭着眼睛,嘴含着一条粗大的阴茎,嘴角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小姨去抢照片,我一把搂住了她:「刚才你没动静,我干得也不过瘾,这下好好玩玩。」一边把小姨压到了身下,嘴在小姨脸上一通亲吻。

「你滚……放开我!」小姨用手推我,可连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么无力。

我的手已经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揉搓,一边低下头去,含住了粉红的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著,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小姨乳头轻轻搓著,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小姨全身,小姨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乳头渐渐硬了起来。

「不要啊……別这样……嗯……」小姨手无力地晃动着。

我一边吮吸着乳头,一只手已经滑下了乳峰,掠过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就摸在了肥嫩的阴唇上,两片阴唇此时微微敞开着,我手分开阴唇,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搓弄著。

「哎呀……不要……啊……」小姨头一次受到这种刺激,双腿不由得夹刚结婚两个月的小姨说是一个天生尤物也并不过份,皮肤白嫩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粉面桃腮,一双标準的杏眼,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蒙,仿佛弯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著。个子不是很高,可给人的感觉确是修长秀美。 这天她穿着一件白色纱质的短裙,红色的纯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白嫩的大腿光裸著。一双白色的软皮鞋,小巧玲珑。一股青春的气息弥漫全身,可少妇丰满的韵味却让她有一种让人心慌的诱惑力。

校长我从窗口看见小姨丰满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从窗前走过,不由一股热流从下腹升起……过了一会儿,姨夫手从她背后伸过来,在她丰满挺实的乳房上抚摸,一边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翻身压倒了小姨身上,一边揉搓著小姨的乳房,嘴已经含住了小姨粉红的小乳头,轻轻吮吸、舔舐著。

「烦人……」小姨不满地哼了一声,姨夫已经把手伸到小姨下身,把她的内裤拉了下去,一边手伸到小姨阴毛下边摸了几下,王身的阴茎就已经硬得要涨爆了,迫不及待地就分开了小姨的双腿,压到了小姨双腿间。

坚硬的东西在小姨湿滑的下体顶来顶去,弄得小姨心直痒痒,只好把腿曲起来,手伸到下边,握着姨夫的阴茎放到自己的阴门,姨夫向下一压,阴茎插了进去,「嗯……」小姨哼了一声,双腿微微动了一下。

姨夫一插进去就开始不停地抽送,「呼哧呼哧」地在小姨身上起伏著。渐渐地小姨下身传出了「扑哧扑哧」的水声,小姨的喘息也越来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张开着。姨夫这时却快速地抽送了几下,哆嗦了几下,趴在小姨身上不动了。

刚有一点感觉的小姨把趴在她身上的丈夫推下去,抓过床边的卫生纸在湿乎乎的阴部擦了几下,翻过来调过去,心好象有一团火在烧,起身又打着电视,浑身很不自在。

作为一个丰满性感的少妇,姨夫显然无法满足小姨的性欲,只是现在小姨的性欲还没有全显露出来,这为小姨的堕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的伏笔。

小姨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衬衫,和一件到膝盖的淡黄色纱裙,短裙下露出的笔直浑圆的小腿上穿着春白色的长统丝袜,小巧的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小凉鞋。

「校长,您找我?」小姨按捺不住心头的兴奋,脸上还带着笑意。

我眼睛盯着小姨薄薄的衣服下,随着小姨说话有些轻轻颤动的乳房,那丰满的韵味,让他几乎是要流口水了。

「校长。」小姨又叫了一声。

「啊,小姨,你来了。」我让小姨坐在沙发上,一边说:「这次评你为先进是我的意思,现在不是提倡用年轻人吗,所以我準备提你进中级职称,如果年底有机会,我準备让你做语文组的组长。」

由于小姨坐在沙发上,高已从小姨衬衫的领口斜眼进去看见小姨边穿的是一件白色带蕾丝花边的乳罩,我看着丰满白嫩的乳房之间深深的乳沟,下身都有些硬了。

「校长,我才毕业这么几年,別人会不会……」小姨有些担忧。

「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我的眼睛几乎快钻到小姨衣服去了,说话出气都不匀了:「这样吧,你写一个工作总结,个人总结,明天早上,嗯,明天是周六,明天上午九点,你送到我家�来,我帮你看一下,周一我就给市里送去。」

「谢谢你,高校长,明天我一定写完。」小姨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我家在这。」我在一张纸上写了他家的地址递给小姨。

小姨是教高一的,班上有一个叫小晶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一看上去就给人一种俏生生的感觉,今年十九岁,好象在和社会上一个叫锺成的小伙子谈恋爱。那小伙子长得很帅,个子很高,一看很精干,是个武警的转业兵。

整整写到十一点的小姨,早晨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姨夫对小姨的热情是不屑一顾,他上了好几年班还啥也不是,根本不相信小姨能评上什么职称。刚好他有个同学周日结婚,他告诉小姨晚上不回来了,就走了。

小姨又仔细地打扮了一下,换上了一条白色带黄花的丝质长裙,肩上是吊带的,又在外面著了一件淡粉色的马夹。下身还穿着那双白色的丝袜,这件丝袜腿根的地方是有蕾丝花边的,柔软的面料更衬的小姨的乳房丰满坚挺、纤细的腰、修长的双腿。

我开门一看见小姨,眼睛都直了:「快进来,快请进!」小姨把总结递给我,我接过来却放在一边,忙着给小姨端了一杯凉咖啡:「先喝一杯解解解渴。」

走了这一段路,小姨真有些渴了,接过来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

小姨没注意到我脸上有一丝怪异,小姨又喝了几口我又端来的咖啡,和我说了几句话,突然觉著有些头晕:「我头有些迷糊……」小姨往起站,刚一站起来,就天旋地转地倒在了沙发上。

我过去叫了几声:「小姨,白老师!」一看小姨没声,大胆地用手在小姨丰满的乳房上捏了一下。小姨还是没什么动静,只是轻轻地喘息著。

我在刚才给小姨喝的咖啡下了一种外国的迷药,药性很强,可以维持几个小时,而且还有催情作用。此时的小姨脸色绯红,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

我把窗帘拉上之后,来到小姨身边,迫不及待地扑到躺在沙发上的小姨身上,揭开小姨的马夹,把小姨的肩带往两边一拉,小姨丰满坚挺的乳房带着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很薄的乳罩,我迫不及待地把小姨的乳罩推上去,一对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显露在我面前,粉红粉红的小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由于药力的作用,乳头慢慢地坚硬勃起。

我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乳房,柔软而又有弹性,我含住小姨的乳头一阵吮吸,一只手已伸到小姨裙子下,在小姨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手滑到白洁阴部,在小姨阴部用手搓弄著。

睡梦中的小姨轻轻地扭动着,我已是挺不住了,几把脱光了衣服,阴茎已是红通通地挺立著。

我把小姨的裙子撩起来,小姨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部是一条白色的丝织内裤,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

我把小姨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抚摸着小姨一双柔美的长腿,小姨乌黑柔软的阴毛顺伏地覆在阴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嫩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高义的手抚过柔软的阴毛,摸到了小姨嫩嫩的阴唇,湿乎乎的、软乎乎的。

我把小姨一条大腿架到肩上,一边抚摸着滑溜溜的大腿,一边用手把著粗大的阴茎顶到了小姨柔软的阴唇上,「美人,我来了!」一挺,「滋……」一声插进去大半截,睡梦中的小姨双腿的肉一紧。

「真紧啊!」我只感觉阴茎被小姨的阴道紧紧地裹住,感觉却又是软乎乎的,我来回动了几下,才把阴茎连根插入。小姨秀眉微微皱起,「嗯……」浑身抖了一下。

小姨脚上还穿着白色的高跟鞋,左脚翘起搁在我的肩头,右腿在胸前蜷曲著,白色的内裤褂在右脚踝上,在胸前晃动,真丝的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对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颤动着。

随着我阴茎向外一拔,粉红的阴唇都向外翻起,粗大的阴茎在小姨的阴部抽送著,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睡梦中的小姨浑身轻轻颤抖,轻声地呻吟著。

我突然快速地抽送了几下,拔出阴茎,迅速插到小姨微微张开的嘴�,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小姨的嘴角流出来。

我恋恋不舍地从小姨嘴�拔出已经软了的阴茎,喘著粗气坐了一会儿,从屋拿出一个立拍立现的照相机,把小姨摆了好几个淫荡的姿势拍了十几张。我拍完了照片,赤裸裸的走到小姨身边,把他抱到臥室的床上,扒下她的裙子胸罩,小姨只穿着白色的丝袜,仰躺在床上,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在胸前隆起著,即使躺着也那么挺实,我光着身子躺在小姨身边,双手不停地抚摸着白洁全身,很快阴茎又硬了。

我把手伸到小姨阴部摸了一把,还湿乎乎的,就翻身压倒小姨身上,双手托在小姨腿弯,让小姨的双腿向两侧屈起竖高,湿漉漉的阴部向上突起著。粉红的阴唇此时已微微的分开,我坚硬的阴茎顶在小姨阴唇中间,「唧……」的一声就插了进去。

小姨此时已经快醒了,感觉已经很明显了,在一插进去的时候,屁股向上擡了一下。我也知道小姨快醒来了,也不忙着干,把小姨两条穿着丝袜的大腿抱在怀�,一边肩头扛着小姨一只小脚,粗大的阴茎只是慢慢地来回动着。

小姨觉得自己好象作了一场梦,疯狂激烈的作爱、酣畅淋漓的呻吟吶喊,是小姨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好象沉浸在如浪潮一样的快感中,感觉著那一下一下的摩擦、抽送,「嗯……」小姨轻轻的呻吟著,扭动着柔软的腰。

猛然,小姨感到下身真的有一条粗大的东西插著,一下挣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我淫笑着的脸,自己浑身上下只剩了腿上的丝袜,下身还插著这个无耻男人的肮脏东西。

「啊……」小姨尖叫一声,一下从我身下滚了起来,抓起床单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她觉得嘴�粘乎乎的,满口还有一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象也粘著什么,用手一擦,全是粘糊糊的白色的东西,小姨知道自己嘴�是什么了,一下趴在床边干呕了半天。

我过去拍了拍小姨的背:「別吐了,这东西不脏。」

小姨浑身一震:「別碰我,我要告你强奸。你……不是人!」泪花在小姨眼睛�转动着。

「告我?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让我肏了,你怎么说是强奸?」我毫不在乎地笑了。

「你……」小姨浑身直抖,一只手指著我,一只手抓着床单遮著身子。

「別傻了,乖乖跟我,我亏不了你,要不然,你看看这个。」我拿出两张照片让小姨看。

小姨只觉头一下乱了,那是她,微闭着眼睛,嘴�含着一条粗大的阴茎,嘴角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小姨去抢照片,我一把搂住了她:「刚才你没动静,我干得也不过瘾,这下好好玩玩。」一边把小姨压到了身下,嘴在小姨脸上一通亲吻。

「你滚……放开我!」小姨用手推我,可连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么无力。

我的手已经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揉搓,一边低下头去,含住了粉红的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著,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小姨乳头轻轻搓著,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小姨全身,小姨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乳头渐渐硬了起来。

「不要啊……別这样……嗯……」小姨手无力地晃动着。

我一边吮吸着乳头,一只手已经滑下了乳峰,掠过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就摸在了肥嫩的阴唇上,两片阴唇此时微微敞开着,我手分开阴唇,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搓弄著。

「哎呀……不要……啊……」小姨头一次受到这种刺激,双腿不由得夹紧,又松开,又夹紧。

玩弄一会儿,我的阴茎已坚硬如铁了,他抓起小姨一只裹著丝袜、娇小可爱的脚,一边把玩着,一边阴茎毫不客气地插进了小姨的阴道。

「啊……哎呀……」虽说这根东西在她身体�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著的白洁却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比姨夫的要粗长很多。小姨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

「咕唧……咕唧……」小姨的下身水很多,阴道又很紧,我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滋滋」的淫水声音。我的阴茎几乎每下都插到了小姨阴道最深处,每一插,小姨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

我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小姨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一条腿搁在我肩头,另一条裹著纯白丝袜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伴随着我的抽送来回晃动:「啊……哦……哎呦……嗯……嗯……」

我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进去,我的阴囊打在小姨的屁股上,「啪啪」直响。,又松开,又夹紧。

玩弄一会儿,我的阴茎已坚硬如铁了,他抓起小姨一只裹著丝袜、娇小可爱的脚,一边把玩着,一边阴茎毫不客气地插进了小姨的阴道。

「啊……哎呀……」虽说这根东西在她身体�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著的白洁却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比姨夫的要粗长很多。小姨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

「咕唧……咕唧……」小姨的下身水很多,阴道又很紧,我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滋滋」的淫水声音。我的阴茎几乎每下都插到了小姨阴道最深处,每一插,小姨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

我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小姨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一条腿搁在我肩头,另一条裹著纯白丝袜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伴随着我的抽送来回晃动:「啊……哦……哎呦……嗯……嗯……」

我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进去,我的阴囊打在小姨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Share.

About Author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