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调教出来的蜜儿又高潮了

0

女孩的身子已经成熟的像蜜桃一样诱人,发育的很好,那饱满的浑圆,娇俏的臀,都散发著致命的诱惑力……

不远处一个健硕挺拔的身影走了过来,那完美的身材如撒旦般邪魅俊朗。

爹地……女孩看见走来的男人,雀跃的飞奔过去,那甜如蜜的声音让人不禁的骨子都酥麻了。

蜜儿,你今天可有乖?男人圈住揉进自己怀里的娇小身子,那柔软的身子让他爱不肆手,大掌游走在那娇媚柔软的身子上。

爹地,蜜儿今天很乖!扬起那娇俏的小脸,那如星般的眼眸中满满的都是幸福的星点,讨好的娇笑着。

今天的钢琴可练了?女孩那发育完好的饱满浑圆此刻正在无意的磨蹭著男人的胸膛,男人的眼中渐渐的燃起了欲望的火焰。

已经练过了,老师还表扬了蜜儿,说蜜儿进步很快!想起老师的表扬,蜜儿笑的更加的灿烂了,就连声音越越发的诱人酥软。

那爹地是不是应该好好的奖励蜜儿呢?蜜儿想要什么?男人的大掌自然的摸着蜜儿那娇俏有弹性的翘臀,嘴角噙著邪肆的笑容。

蜜儿的小脸蓦地变得绯红,爹地的奖励每次都是脱了她的衣服,然后她就会浑身又酥又痒的,又难受又舒服,她不想要这样的奖励,但是她又怕爹地不高兴……

每次爹地都会问她要什么奖励,但是每次都是给自己同样的奖励……

男人的大掌掀起蜜儿的短裙,将手伸进了蜜儿的双腿间,那如丝般的触感让男人的手不住的游走着,反覆的摩挲著,那低沈的嗓音发出诱人的声音。

无数羞人的画面一一的闪过脑海,那都是爹地教过自己的。

蜜儿握着爹地的大掌来到自己的胸前,让男人的大掌覆上自己那饱满的浑圆。

爹地,请你要蜜儿,蜜儿想要爹地好好的疼我!扬起那素净的小脸,蜜儿那娇嫩的红唇一张一合的说着诱人的话语。

在这里吗?男人用力的揉搓著蜜儿那饱满的雪白浑圆,用著低沈邪肆的语气问著蜜儿。

嗯,蜜儿喜欢这里!被爹地调教出来的蜜儿,不知道什么是可以什么是不可以,爹地想要她的时候,不管是在哪里只要他想要,就会当场要了她。

还真是个不知羞的小妖精,躺下!男人松开了蜜儿的身子,下达著命令。

蜜儿听话的躺在草地上,那清澈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爹地,发出最直接的邀请。

男人覆上蜜儿的身子,那少女般的身子散发著幽香。

男人那性感的唇亲吻她上扬的唇角,啄吻她微颤的下唇,舌尖探入她张着的小口,碰触香舌。

男人的舌尖灵活的挑动,鼓舞丁香小舌随之共舞。

蜜儿受之引诱,嘟起嘴回应他的吻,舌尖交缠,在彼此的口腔中来去,共享甜美蜜津。

男人的双手沿着玲珑曲线上下游移,抚过饱满的胸脯,平坦的小腹。

她自由的双手情不自禁揽住他的颈,让彼此的吻能更加的深入。

短裙因她抬手的动作而上移,可爱的小裤裤已经渐渐露出。

男人趁隙碰上她柔腻的肌肤,并将蜜儿的衣服往上推,直至胸口。

浪漫的蕾丝内衣在他掌心下慢慢的被拉高,饱满雪乳跟随着他大手的揉捏而痛苦变形。

粗砺指腹擦过乳蕾,转了一圈后用力夹捏,逼它甦醒绽放直到硬了起来。

奇异的快感透过他的指尖而来,她轻轻呻吟喘息,男人的吻更加激烈。

男人手指推高她的下巴,用那灵巧的舌头舔著蜜儿那雪白的颈部,她惹得蜜儿浑身一阵轻颤,感觉喉头似乎被掐紧,她的喘息声不自觉的加重,浑身充满难以言喻的紧张感。

蜜儿……他轻声呢喃她的名字。

你这瓷白的肌肤,是我赋予你的,只有爹地能品尝知道吗?

知道,爹地……蜜儿知道了,啊……蜜儿感觉自己的身子像火烧板的难受,小手不住的摸着爹地的身子,想要更多。

男人不住的往蜜儿的敏感位置不住的呼著气,蜜儿感到自己的每个细胞都因男人的舔吻而发出欢愉的笑声,她放松紧绷的神经,自在的跟著他的动作反应,那娇媚的小嘴里发出撩人的呻吟声。

男人以吻勾勒著蜜儿那少女身子的美丽,亲吻她细致的肌肤,直到可爱的小肚脐。

男人的大掌来到那散发著少女幽香的神秘三角地带,大掌覆上那镂空的蕾丝小裤,不住的拉扯著,以磨蹭来最大限度的激起蜜儿的情慾。

他的大掌隔着细致的蕾丝反覆的摩挲著蜜儿的私密花园,怀里的身子渐渐的瘫软,男人将蜜儿放在草坪上,迫不及待的弯下身子,优雅的就象是恶王子一般,但是眼神却邪恶的像个撒旦,用著湿漉漉的舌隔着那可爱点的蕾丝小裤裤舔著花缝,藏于花唇里的花核感受到压力而硬挺,蜜儿不住的弓起身子,身子被一股股的热浪翻搅著。

啊……爹地……蜜儿……好难受……啊……撩人的呻吟声自蜜儿的小口中溢出,此刻的蜜儿已经酡红了小脸。

蕾丝的阻隔让男人的舌尖似有若无的扫过花核,让蜜儿产生了不被满足的焦躁感。

蜜儿不住的扭动着身子,那年轻的身子渴望着被填满。

爹地……给蜜儿……求你……蜜儿好难受……求你爹地蜜儿用著甜美又撩人的声音向爹地发出最直接的邀请。

蜜儿抬起那娇俏的臀,喉头发出娇羞的喘息,小手抓着那人的手臂,要求他给她更多的愉悅的快感。

蜜儿那赤裸裸的欲望直接让花壺深处的热潮喷流而出湿透了底裤。

男人手指沾著那蕾丝底裤上的那湿漉漉的淫丝,不住的拉扯著,忽地用一根手指恶意的插进那溢出淫水的小穴。

晤……爹地……给蜜儿……求你……蜜儿好难……蜜儿扭著腰,瓷白的肌肤染上激情的豔色,蜜儿娇媚的弓起身子,想要爹地的手指插入的更加深入些。

男人看着身下那娇媚的养女,那少女的身子让男人发疯,下身的火热已经蓄势待发,急需要好好的舒缓一下。

一把扯下蜜儿那性感又可爱的蕾丝小裤,邪恶的手指拨开花唇,火热的舌尖圈住颤动的花核,双唇含入,用力的吸吮。

啊……爹地……给蜜儿……求你蜜儿的腰摆动得更大力,情不自禁仰首娇吟,小柔弱无骨的小手死命的抓着地上的青草。

蜜儿体内的热浪一波高过一波,快感一波波不断的涌上,直接冲击著蜜儿最为敏感的神经,那丝丝痒痒的感觉折磨著她,但是男人却邪恶的不满足她。

求你爹地……给蜜儿……蜜儿好难受!蜜儿不住的扭动着身子,想要男人给以她更过。

我的小蜜儿现在真是很会享受,你这娇嫩的身子还真是热情!男人的大掌用力的揉搓著蜜儿那娇俏饱满的雪白浑圆,另一只手也在不断的逗弄著蜜儿那红润的茱萸。

加快舌头舔弄的动作,男人正在最大限度的瞒住身下小养女的要求。

啊……啊……爹地……给蜜儿……蜜儿的身子一阵的痉挛,她攀上了高潮的巅峰。

高潮让蜜儿的花壺收缩得更为强烈,春潮不断的往外溢出,那晶莹剔透的淫丝好生的诱人。

男人舔了下汩汩而出的甜美爱液,舌尖刺入穴口,诱引更多的爱液涌出。

透明的液体沿着蜜儿的大腿内侧往下滑落,覆上那翠绿的青草上,就象是晨露一样的清新。

蜜儿,接下来要怎么做?男人拉着蜜儿那娇弱的小手来到自己的下身处。

爹地,蜜儿会好好做的,爹地看看蜜儿有没有进步!刚刚经历了高潮后,蜜儿的声音还有著无力的颤抖,但是就是这酥麻的娇羞声音更是大大的刺激男人的情慾。

你个小妖精,那就让爹地好好的检查一下!大掌用力的摸了一下蜜儿那娇俏的臀部,男人用著邪魅诱惑的声音说道。

男人半仰臥在草地上,有些放荡不羁,但是却是充满了魅惑。

蜜儿缓慢的退下了男人身上所有的衣物,男人那完美的身材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在这天地之间,男人的身子完美的就象是上天雕刻般的毫无缺陷,身上肌块分明,找不著丝毫赘肉,身下那火热的龙根充满欲望的高高昂起,蓄势待发要好好的驰骋一番。

蜜儿跨坐在男人的身上,公主短裙被推到了胸部以上,就是这样有些凌乱的样子,更是会让男人想要狠狠的蹂躏著她。

爹地,蜜儿準备好了,这次是不是很快?那娇媚的小脸,少女独有的气质,那令人酥麻的声音,真是人世间少有的萝莉。

蜜儿有进步,爹地要好好的奖励我的蜜儿!男人的声音有著几分的急切,这样的小女孩坐在自己的身上,身上散发著少女独有的气息,让男人想要狠狠的品尝她的鲜美滋味。

男人抬高蜜儿的雪臀,前端在微颤的花穴口磨蹭了几下,沾满晶莹爱液后,狠狠的推入她湿滑的甬道,男人那火热的龙根狠狠的挺进那蜜儿丝滑的小穴后,就被嫩壁密密包裹,那紧致的包裹让男人发出满足的嘶吼。

虽然已经做了很多次了,但是男人的巨大还是让蜜儿感到不舒服,有些疼痛,但因够湿濡,不会让她产生任何推拒。

蜜儿将玉臀翘得更高,切实的感觉男人那火热的龙根在她体内的充实感。

男人不断的推入,直至将蜜儿的花径整个充满时,她不由自主的嘤咛一声。

蜜儿不住的扭动着纤腰,在她体内的亢挺也跟著移动,摩擦著敏感的内壁,带来阵阵快感。

红唇轻轻喘息,半张的眼眸有著浓浓的情慾,妩媚动人,细腰随着他轻缓的推移而摆动,像最妖豔的蛇精,让男人整个人血脉喷张。

小妖精,我的蜜儿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蜜儿的动作还是太慢,男人一个翻身将蜜儿压在身下,火热的眼神看着身下那娇媚的身子。

男人开始用力的贯穿着蜜儿那少女的身子,一浪高过一浪,大掌不住的揉搓著蜜儿那饱满的雪白的浑圆,似乎要将那浑圆揉碎般。

啊……啊……蜜儿毕竟身子还太嫩,怎么经得起男人这般狠烈撞击,蜜儿在愉悅的销魂快感和微微刺痛的夹击下发出娇羞的呻吟声。

急速的穿插后,男人低低闷吼一声,抬高蜜儿的纤长玉腿,以勇猛的姿态尽情捣弄脆弱的内壁,狂抽猛送,将花唇摩擦得红肿,发出羞人的交合声。

啊啊……哦哦……爹地……好舒服……红唇不断溢出娇吟,与他的速率相应和。

男人抽送得如此狂猛,蜜儿就像脆弱的瓷娃娃,经不起男人这样的恣意玩弄,整个人几乎快散了。

蜜儿那雪白躯体在草地上摆动着,放浪的叫声不断的溢出唇瓣。

男人一手扣住她的纤腰,另一手推开丰软的花唇,捏住充血紧绷的小核,拉扯揉弄。

不……啊啊……爹地……

娇媚的呻吟中带着疼痛的叫喊,红肿的花径奋力的吸吮著男人那越来越火热巨大的龙根,似乎是在哀求著那龙根一遍遍顶击花壺深处。

蜜儿感到全身的血液在逆流,汹涌热潮转眼间将她淹没,她几乎失去了意识,任由高潮的快感将她带上天堂。

强烈的颤动刺激著男人的全身,男人低吼一声,将炽烫的情慾种子洒入蜜儿的体内……

蜜儿的爹地杜匡霖是国内最知名的服装设计师,蜜儿是被杜匡霖从前妻接回家的时候只有九岁,那个时候三十岁的杜匡霖已经是很有名气的设计师了。

没有人真正知道杜匡霖为什么会要回杜儿,流传的版本很多,但是都未经过杜匡霖本人的正面答覆。

那是蜜儿刚刚12岁,来过第一月经之后,杜匡霖就有些忍不住想要爱一爱他的宝贝女儿了。

一次在给蜜儿洗澡,杜匡霖忽地扯下了浴巾,隐藏草丛中的龙根得到解放,赫然出现在傻了眼的蜜儿的眼前!

呃,爹地……此时小小的蜜儿彻底被眼前的景色给吓呆了。

虽然每天都会和爹地一起洗澡,但是,看到爹地的那里这么生龙活虎,兴致勃勃,斗志昂扬,还是第一次啊!

爹地,你还好吗?是不是不舒服啊?要蜜儿帮你去叫医生吗?单纯的小蜜儿傻傻的问。

蜜儿,爹地好难受,帮帮爹地好不好?杜匡霖哑著嗓子,耐心的引诱著蜜儿。

怎……怎么帮啊?小蜜儿好奇的问。

杜匡霖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迅速被难忍的情慾替代。

很简单,爹地那里肿的厉害,蜜儿帮爹地揉揉就好!说着抱着蜜儿到了床上,让小蜜儿跨坐在自己的腰上,并且引导小蜜儿的手握住自己的龙根。

小蜜儿柔若无骨的小手刚刚握住杜匡霖的龙根,那冰冰凉凉的柔软的触感,马上引得杜匡霖轻喘。

哦!对,蜜儿,就是这样,快点帮爹地揉揉!忍不住催促蜜儿快点动作。

看都刚刚还难受的爹地好像一下子舒服过来,小蜜儿不疑有他,听话的开始用小手揉搓爹地的龙根。

恩,蜜儿真棒!杜匡霖眯著双眸,享受著阵阵快感。嗯,蜜儿用力!上下滑动你的手!说罢,怕蜜儿不明白,便握住蜜儿的双手,引领蜜儿的小手在自己的龙跟上来来回的滑动。

不愧是我们的小蜜儿,很快便领悟了要领,给予了杜匡霖更多的快感。

哦……蜜儿宝贝……我的蜜儿宝贝!好爽!此刻杜匡霖已经完全沈浸在性慾中难以自拔了。

看着自己最爱的爹地这么享受,想到把爹地伺候舒服了,纯的小蜜儿干的更起劲了。

小蜜儿看到爹地龙根的顶端开始冒出了些许白色液体,很是好奇。

白白的,会不会和自己喝的牛奶一个滋味呢?嗯,心动不如行动,调皮的小蜜儿看爹地还沈浸在情慾中,便俯下身去……

正沈浸在情慾的每秒锺的杜匡霖,感到有什么湿化的东西在舔弄自己的龟头,一个激灵,便射了出来。

而这些精华,全数喷到了某个贪吃的小鬼的脸上!

蜜儿?此时的小蜜儿,脸上,嘴角全都是杜匡霖的精液,说不出的淫靡与情色。

唔!一点都不好吃!小蜜儿向爹地抱怨。

看着这样诱人的蜜儿,杜匡霖刚刚得以舒解的欲望又抬起了头。

蜜儿不乖!杜匡霖坏心的冷著脸开始欺负蜜儿,如果忽略掉他那昂扬的龙根,或许更有说服力,不过单纯小蜜儿不知道。

爹地,蜜儿错了!別生蜜儿的气!小蜜儿赶紧讨好爹地,生怕自己罪加一等。

可是爹地现在很生气!所以,作为惩罚,爹地要你把这些舔干净!杜匡霖阴险的要求道。

呜……爹地……小蜜儿看爹地丝毫没有软化,只得委屈的把爹地刚刚射出的精液全部含进口中,并忍著身体的不适,艰难地咽进肚子里。

看着蜜儿把自己的精液全部都吃掉了,杜匡霖激动不已,恨不得现在就把蜜儿压在身下,进行欢爱之事。

调整一下呼吸,杜匡霖把蜜儿压在身下,刚刚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杜匡霖的兴致渐浓,他的兴致更加高涨。

呵呵,蜜儿宝贝干得不错!所以呢,作为小小的奖励,现在好好的享受爹地为你的服务吧!边说边把刚刚就觉得碍眼的蜜儿身上最后一件的小裤裤脱掉。

瞬间,蜜儿白白嫩嫩的小屁屁,以及粉红的私处全部展现在了杜匡霖的面前。

爹地?蜜儿很好奇,不明白爹地为什么要脱她的小裤裤。

杜匡霖的大手不断的爱抚揉捏著蜜儿的小屁屁,感受著这诱人的光滑与弹性,亲不自禁大大的亲了几口。

来,蜜儿宝贝把腿张开,让爹地看看!说着不由分说的把蜜儿的腿分到最大。

嗯,粉粉的,真可爱!说完俯身吻了上去。灵巧的舌头不断地挑逗著粉红色的突起,不时用力地吸上几下。

爹地,不要!好奇怪!陌生地感觉让无知的小蜜儿害怕。

蜜儿別怕!相信爹地!你会喜欢上这种感觉的!杜匡霖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反而吸得更加卖力了。

蜜儿宝贝这里真香!真好吃!边舔边恶质地咬了小红豆一口。

唔……爹地……蜜儿无力的在杜匡霖身下呻吟,陌生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的蜷起双腿,身体紧绷。

看着蜜儿的反应,杜匡霖更加卖力。以自己的灵舌作为龙根,不断地冲撞著蜜儿的小红豆。

很快蜜儿便不行了,初试情慾的她完全不懂如何控制身体,实在是舒服又难受,那陌生的感觉让蜜儿不知道要怎么形容。

杜匡霖趁着蜜儿意识模糊之际,抱起蜜儿的身体,把渴望得到解脱的龙根挤进蜜儿的双腿,扶著蜜儿的细腰,大力的抽插了起来。

期间还恶意的划过蜜儿的小红豆,引得蜜儿轻颤不久,终于心满意足的射出了自己的精液。

这三年来,杜匡霖很是宠溺蜜儿,杜匡霖今年三十六岁一直未再婚,外界传言,杜匡霖不娶都是因为怕自己的女儿会不适应,所以才会至今未娶,可是外界怎么会知道蜜儿其实就是杜匡霖的萝莉小情人,夜夜在他身下承欢的人儿。

蜜儿上的是最好的贵族学校,这里汇聚著世界最知名的音乐教师,杜匡霖本是想要她去女子学校上学的,但蜜儿从小就锺爱於钢琴,所以杜匡霖就顺了她,让她来到这所学校。

蜜儿在学校是很出名的女孩子,不是因为她的家世背景,而是因为她的钢琴弹得真的很好,蜜儿是个安静可爱的孩子,从不张扬。

学校里很多喜欢她的男孩子,但是对于这朵清新的百合没有人有胆子敢亵玩。

放学后蜜儿有一股想见爹地的冲动,她请司机林爷爷载她到杜匡霖的Studio,到了爹地的工作室,蜜儿飞奔著下了车,现在她急需要立刻马上见到爹地。

直接上了电梯按了十二楼,走出电梯走向设计室,门是虚掩的,就算再急蜜儿也知道自己要淑女,因为爹地不喜欢自己横冲直撞。

轻轻的打开门,蜜儿却看到了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背对着门口站著,而爹地正拿着软尺在她的身上量著。

蜜儿捂著小嘴儿,心中有些刺痛,原来爹地不知是喜欢脱自己的衣服,也喜欢脱其他女人的衣服,原来蜜儿在爹地的心中不是最特別的,单纯的蜜儿不是很明白男女之间的情事。

杜匡霖抬头看着站在那里捂著小嘴的蜜儿,不悅的皱著眉头,蜜儿怎么会来?

你先出去,我女儿来了!冷冷的对着那个赤裸的女人说道。

女人回头看着站在那里的蜜儿,无所谓的笑了笑,披上浴巾。

你的女儿真是可爱!走到蜜儿的身边,女人娇媚的对着杜匡霖说道。

看到女人对自己赤裸的身子丝毫不敢到羞耻,蜜儿別过头去。

只是蜜儿不知道模特一般都是这样的,不穿衣服是方便设计师量尺寸。

你怎么来了?蜜儿!对于蜜儿的出现,杜匡霖有些意外。

我……蜜儿放下手,刚要开口说话,就连忙捂上了嘴。

不能让爹地看见自己的嘴唇的,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嘴唇是多么的火辣肿胀。

把手放下!眼尖的杜匡霖自是看见了蜜儿那红肿的唇。

蜜儿有些颤抖的放下手,楚楚了可怜的眼眸看着杜匡霖。

爹地,蜜儿是被迫的,求爹地不要生气……虽然杜匡霖很是宠爱蜜儿,但是蜜儿还是很怕杜匡霖,因为他发火的样子真的很可怕。

谁做的?一看就知道那是被强吻的红肿,杜匡霖狠狠的攫住蜜儿的下颌阴狠的问著。

痛,爹地,是莫学长!蜜儿不是会说谎的孩子,对于爹地的问话,蜜儿如实的回答著。

该死的!杜匡霖用力的用手揉搓著蜜儿那本就红肿的唇。

敢碰他的宝贝儿,他一定会让那个男孩后悔。

他还碰你哪儿了?直到蜜儿的唇都出了血丝,杜匡霖才停下来。

没有了,没有了……蜜儿不住的哭泣著,爹地的手劲儿太大,弄的蜜儿很痛。

杜匡霖抱去蜜儿向休息室走去,他要好好的洗干净蜜儿。

迅速的脱去两个人的衣服,杜匡霖无声的将蜜儿浑身洗了个干净,蜜儿乖巧的不说话,任由爹地那粗糙的大掌在自己瓷白的身上不住的揉搓著。

将蜜儿抱出了浴缸,抱着蜜儿来到落地窗前,将百叶窗全部打开,让蜜儿的身子紧紧的贴在玻璃上。

会被看见爹地!蜜儿不住的扭动着身子,这样的大白天这样的透明的玻璃一定会被看光的。

杜匡霖不理会蜜儿的抗议,大掌游走在蜜儿的身上。

杜匡霖的一只大手恣意的揉捏著蜜儿的浑圆,长指压着悄然圆挺的茱萸在蜂顶滚动。

另一只手拨开柔润花唇,捏住敏感的花核,充满恶意的快速摩擦。

不……爹地……蜜儿唇瓣溢出虚软无力的抗议,但是身子却不住的扭动着,身子贴在冰凉的窗户上,格外的刺激。

楼下走动的人会不会看见我的蜜儿这么撩人的模样,这样稚嫩的身子是不是谁都想尝一尝?杜匡霖那邪恶的手指不断的捣弄著蜜儿的阴唇,魅惑著说道。

蜜儿好怕楼下真的会有人抬头看,也不知道如果有人抬头,会不会看清楚这么高的楼上这样的画面。

不知是否会被偷窥让蜜儿觉得紧张,可越是紧张,体内的热潮越是聚集,她很快的感觉到两腿之间逐渐湿濡,尤其在爹地的手指伸入掏弄时,春水迅速沿着大腿根部流下。

啊……蜜儿仰头发出轻吟。

爹地的么指玩弄著顶上的粉红珍珠,中指在花穴入口三分之一处玩弄著敏感点,挑起她更强烈的渴望。

爹地将她的双腿往两旁拉开,分开花唇,圆润的珍珠在阳光中轻颤。

我的小蜜儿宝贝这里真美!爹地一瞬不瞬的盯着那柔软的阴唇看着,仔细的欣赏被他指尖兜转的小核。

不要看爹地……蜜儿觉得觉得好羞耻,蜜儿紧俏的臀部紧紧的贴在玻璃上,挤压出撩人的形状。

蜜儿不是想被看吗?要不怎么会跟男孩子走呢?杜匡霖的手摁著蜜儿的穴口,动情春水果然又汩汩涌出。

爹地……蜜儿没有……

蜜儿出于本能的想夹紧大腿,但是杜匡霖却硬是用小腿分別隔开,长指伸入花径内,灵活的进进出出。

看,你的小穴把爹地的手指咬得好紧。

蜜儿能清晰的亲眼看到他的手指在她体内进出,指尖染著一层晶莹爱液,她红著脸,难为情的別过头去。

蜜儿你是要爹地用手指还是用这个来占有你?杜匡霖抓过蜜儿的小手放在自己的火热龙跟上,邪魅的问著。

蜜儿没有说话,而是抓着爹地的火热龙根来到自己的私密处。

火烫的龙根磨蹭著花唇,那灼热的触感让蜜儿不住的扭动着身子想要的更多。

看来我的蜜儿是喜欢这个!杜匡霖狠狠的抬高蜜儿的紧俏的圆臀,对準蜜儿那散发著少女幽香的穴口。

抓着它,蜜儿放它进到你的身体里!

蜜儿红著小脸将爹地的龙根放入自己的花径内,感觉到嫩壁被一点一点的撑开。

啊……蜜儿也情不自禁的吐出娇吟。

给我动!杜匡霖握住蜜儿的纤腰,诱导著蜜儿上下动着。

蜜儿知道爹地是生气了,所以只好听话的动着,但是娇小的她这样站著根本就使不上力气。

杜匡霖一把就抱起蜜儿,让她的双腿盘在自己的腰上。

啊……这样深深的穿插让蜜儿忍不住的向后仰著身子。

就让我好好的惩罚一下你!我的蜜儿!杜匡霖狠狠用力的贯穿着蜜儿的花壺深处,一下比一下更有力。

啊……爹地……啊……这样猛烈的抽插贯穿,让娇弱的蜜儿怎么受的了,蜜儿的呻吟声中有著痛苦与欢愉的双重折磨。

娇小的蜜儿在杜匡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重量,蜜儿那白皙的双腿紧紧的缠在杜匡霖那健硕的腰身上。

爹地……蜜儿……啊……蜜儿几近低泣的呻吟声已经酥到骨子里了,蜜儿攀上了高潮的巅峰。

急速的抽插后,杜匡霖低吼一声,将炙热的白色洒满蜜儿花壺伸出……

以后长个记性,不要再让今天的事情发生知道吗?我的蜜儿,下次再犯,爹地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饶了你的,你可还记得你的第一次吗?

蜜儿赤裸著身子瘫软在沙发上,爹地的话还清晰的回荡在耳边,现在爹地要自己的次数越来越多,回想起自己的第一次,那个夜晚是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那一年夏季来得有些晚,春天似乎还不想走,但是夏季却已经再也等待不下去了,强势的来袭,一来便是炎热无比。

和往年的生日一样,爹地给她最盛大的生日宴,但是这不是蜜儿想要的,她想要的是爹地亲自给自己选的礼物,而不是秘书选的她不喜欢的洋娃娃,她只想和爹地一起吃一个小蛋糕,而不是她要切一个大蛋糕分给一些不认识的人吃。

生日宴上爹地喝了很多的酒,他似乎很高兴,不似以往的生日宴,他只是露一下脸就离开,今天的他就连看自己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

只是蜜儿认为依然一样的生日宴在结束后,在众人散去后,她才知道这个生日后,她和爹地间发生了变化。

拖著有些疲惫的身子回到房间,蜜儿有些失望,今年她没有收到爹地的礼物,就连洋娃娃都没有。

一袭公主裙的蜜儿坐在床上,就象是不染凡尘的仙子一般,那满是失望的水眸中噙著惹人怜爱的泪花,那呼出欲出的晶莹让那双水漾迷离的眼眸看起来更是楚楚动人。

房门把手转动的声音,让蜜儿诧异的抬起头,这个时候能来自己房间的除了爹地不会有別人,爹地来了?

带着一丝的期盼,蜜儿静静的坐在床上等着爹地进来,爹地是来给自己送礼物的吗?

门打开了,走进来的确实是杜匡霖,他的手上拿着一个盒子,包装非常精美的盒子。

蜜儿看见爹地手上的盒子时,那绝美精致的洋娃娃小脸上立刻浮现出惊喜之色,爹地真的是来给她送礼物的。

蜜儿雀跃的起身像只美丽的蝴蝶般的跑向了爹地,娇柔的身子投入了杜匡霖的怀抱。

爹地……娇柔的一声爹地叫的杜匡霖的心都酥了,杜匡霖身上带着浓烈的酒味,那邪肆的眼中闪过一丝的宠溺。

蜜儿,这是爹地给你的生日礼物!轻轻的推开蜜儿,杜匡霖将手里的盒子递到她的面前。

谢谢爹地!蜜儿迫不及待的要打开盒子,不是洋娃娃,不是秘书选的礼物,这是爹地亲自给她的。

打开盒子拿出礼物,蜜儿的小脸立刻变得酡红,爹地给她的礼物竟是一件性感的情趣睡衣,那通明的料子,让蜜儿羞红了小脸……

爹地,这是……蜜儿仰著羞红的小脸看着爹地不解的问道,爹地是要她穿这个吗?

蜜儿,去换上!看着纯美的蜜儿手里拿着那性感透明的睡衣,杜匡霖那妖孽般的眼中倏然升起慾火,摸着蜜儿那粉嫩嫩的小脸,杜匡霖诱宠的说道。

爹地,这睡衣太透了,蜜儿不……怎么能穿这么透的睡衣给爹地看,他是她的父亲啊!怎么能这样……

蜜儿,不要惹我不高兴,快去换,里面的也换了!杜匡霖吧盒子里剩下的透明胸衣和丁字裤也放到了蜜儿的手上,神情不悅的命令道。

是,爹地!虽然爹地宠著自己,可是蜜儿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惹爹地不高兴,爹地让她穿她就一定要穿,否则爹地不高兴会不要她的。

蜜儿拿着睡衣走进了浴室,杜匡霖坐到床上,慵懒的依靠在床头上,等待着蜜儿的出来,这一天他等了太久了,隐忍了这么久的欲望终于在蜜儿12岁生日的这一天可以好好的发泄一番。

随着蜜儿慢慢的开始发育,杜匡霖就在极力的克制著自己想要她的冲动,蜜儿被他喂养的很好,虽然还是个青涩的丫头,可是那饱满柔软的胸已经十分的傲人,那娇俏的唇更是撩人,蜜儿有著天使般的脸孔,可是却有著魔鬼般的身材,她那娇柔的身子软的不行,每次抱着他,他的巨龙都会瞬间就勃起,让他受了不少的罪,今天他要好好的尝尝她那稚嫩的身子……

浴室的门打开了,蜜儿低著头走了出来,她一手护在胸前,一手护在自己的私密处,可是就是这样的遮掩更是诱人无比。

那黑色带着粉色蕾丝边的透明睡衣仅仅能盖过蜜儿那娇俏的臀部,那细细的吊带将蜜儿那性感的小锁骨衬托的更加的性感……

手放下,走过来!杜匡霖的声音中带着浓烈的喘息声,那是浑浊不堪的,一双桃花媚眼紧紧的盯着无比性感又清纯的蜜儿命令道。

蜜儿不敢违抗爹地的命令,羞涩的放下小手,慢慢的走向床边。

她实在是不习惯穿这样的小裤裤,细细的一根蕾丝已经掘进她的两个臀瓣之间,磨蹭的感觉让她说不出的感觉,再走两步,那细细的蕾丝已经嵌入了她的两片阴唇里,那酥麻的感觉让她竟想呻吟出声。

那饱满的胸上两朵红梅在黑色的透明薄纱下隐隐若现,十分的诱人。

杜匡霖的巨龙已经勃起,杜匡霖穿的是休閒裤,那巨龙已经支了起来。

蜜儿的小手不自觉的撩起薄纱,想要将那丁字裤的细带从她的阴唇里拿出,可是她没有将细带拿出,白皙的手指上却扯出透明粘稠的液体,那晶莹透明的液体在灯光的映射下十分的撩人……

宝贝儿,把你的手指放到嘴里尝尝是什么味道!杜匡霖的声音中有著极力的忍耐,蜜儿不经意的动作已经大大的刺激了他,他的炙热快要爆炸了,等一下他一定要狠狠的贯穿她,蹂躏她……

蜜儿就象是受到了蛊惑一般,那粉嫩娇豔的唇轻轻张启,将那蘸著淫水的手指放进嘴里吸允著。

爹地,这是什么?味道好怪!蜜儿轻轻的吸允著自己的手指,那挑逗的动作即青涩又撩人,那酥软的声音就象是孩童一般的纯净。

那是你的淫水,小淫娃,我还没弄你,你就流水了,还真是个敏感的小东西!过来!杜匡霖狠狠的扯开衬衫,露出精壮蜜色的胸膛。

蜜儿扭动着身子走到床边站到了爹地的身边,低垂著头,海藻般的长发垂於胸前,那半隐半现的诱惑杜匡霖抓狂。

蜜儿,摸摸你的乳尖,看看它是不是又硬又胀!杜匡霖的手摩挲著蜜儿的大腿,虽然他现在该死的想要狠狠的贯穿她,但是他想要慢慢的欣赏蜜儿的自慰。

爹地,蜜儿羞……穿成这样在爹地面前她已经十分的害羞了,可是还要自己摸,她不知道要怎么做,她只是觉得今晚的爹地让她很陌生。

不要羞,宝贝儿,摸摸看,爹地喜欢你摸,乖!杜匡霖不断的诱惑著蜜儿,他要慢慢的调教她,他要她变成小淫娃,这样在他干她才会更爽。

啊……唔……蜜儿一听爹地喜欢,立马听话的隔着黑色的薄纱开始摸着自己的茱萸,茱萸确实又硬又胀,她一摸上茱萸就感觉自己的浑身象是过点了一般,让她既难受又舒服,她不自觉的呻吟出声。

很舒服是不?蜜儿,用力的揉搓它,你会更舒服!杜匡霖依靠在床头上,不断的诱惑著蜜儿。

蜜儿的小手不能完全的握着自己那柔软的椒乳,她听从爹地的话用力的一手揉搓自己的一个乳房,另一只手依然在摸弄著那硬硬的茱萸……

爹地,蜜儿难受,好像很空,要什么填满……啊……啊……哦……蜜儿的浑身好似著火般的燃烧著,她站在那里颤抖著身子向杜匡霖说着,那软绵无力的声音就象是水一样的柔。

蜜儿,不要摸你的乳尖了,把手放在你的阴部!杜匡霖已经受不了了,可是他不想放过看蜜儿自慰的这一幕,他还在忍著,不断的对着蜜儿下着命令。

然后呢?爹地?蜜儿听话的将手放在她的阴部,手指在细细的毛发间轻柔的摸着,好似在寻找著什么,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

就是这里,摸摸,你会摸到一个小珠珠,用力的揉搓它!杜匡霖看见蜜儿的小手正好在阴核的上方,耐心的教著蜜儿。

蜜儿的手指不住的揉捏著那个小珠珠,不一会那小核就已经充满血已经肿胀起来。

哦……嗯……嗯……蜜儿眯著眼睛动作越来越快,身子不住的颤抖著,呻吟声也是越发的诱人淫荡起来。

蜜儿,停下!杜匡霖知道她马上就要高潮了,他却邪恶的要已经意乱情迷的蜜儿停手。

好不懂得是怎么回事的蜜儿真的停了手,迷离这一双饱含欲望的双眸看着依靠在床上的爹地,她只觉得身体很不舒服,她的手依然不自觉的揉戳著。

把我的裤子脱下!蜜儿的第一次高潮一定要自己给她,而且必须是他的肉棒才能给她第一次高潮。

爹地……单纯的蜜儿怎么知道男女之间的事情,她只知道爹地要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可是脱爹地的裤子,她是他的女儿,这样可以吗?

快点,你不是难受吗?脱了爹地的裤子,一会就让你舒服!杜匡霖那火热的肉棒已经肿胀不已,他必须将它释放出来,否则它担心他会爆炸。

蜜儿顺从的半跪在地上,解开爹地的腰带,然后是拉链,动作虽然笨拙,但是杜匡霖还算配合她。

当那火热的巨龙被释放出的那一刻,蜜儿惊愕的瞪大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巨大硬物,蜜儿不知道这是什么。

好奇的她竟然伸手去摸它,但是小手就象是被烙铁灼伤一般的立刻收回。

爹地,它好热,这是什么?蜜儿跪在床边好奇的看着杜匡霖的巨大龙根,由于距离太近,从她小嘴儿里呼出的温热气息正扑打在杜匡霖的龙根上,那丝丝痒痒的感觉甚是撩人。

它是可以让你快乐舒服的宝贝,用你的小嘴儿含住它!蜜儿!看着蜜儿那无比娇豔又娇嫩的唇,杜匡霖诱哄的说着。

爹地……看着那个粗大又像烙铁一般热的肉棒,蜜儿不知道要从哪里下口,她的小嘴儿真的能含住它吗?

蜜儿那火烧般的小脸像熟透了的苹果一般的诱人,杜匡霖真相狠狠的咬一口,这样清纯可人的蜜儿实在是会让男人想要狠狠的弄她一番,那年轻的身子,纯净的眼神,都让男人为之疯狂。

来,蜜儿,爹地想要你的小嘴儿含住它!大掌扣住蜜儿的头,杜匡霖有些急切的想要蜜儿的小嘴给他吹箫。

好,爹地,蜜儿含着它!只要是爹地的要求,蜜儿都会照做的,而且今晚的爹地很温柔,他不再是平日里那个严肃冷漠的爹地,只要爹地一直这么温柔的对她,她做什么都愿意。

唔……那巨大的龙根刚被蜜儿含住龟头的一小部分,杜匡霖就已经受不了的低吼出声,蜜儿那湿滑的小嘴儿仿佛就象是有著巨大的吸力一般,紧紧的包裹著他的男性龟头,杜匡霖的床伴无数,可是没有一个女人给他吹箫能让他有秒射的冲动,蜜儿这张小嘴儿真是时间少有的利器。

再往下!大掌扣着蜜儿的头,杜匡霖强迫她将自己的龙恨含的更深,龙根已经抵在蜜儿的喉咙深处了,可是还有一大部分仍然没有被蜜儿吞没。

唔……巨大的肉棒几近要将蜜儿那娇嫩的小嘴儿给撑破,那热热粗棒让她只能被迫的称受著。

用力的吸允它!知道蜜儿再也吃不下他的巨大了,杜匡霖沙哑著声音命令道。

虽然青涩笨拙,但是蜜儿依然按著杜匡霖的命令吸允著,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做,可是上下吸允两下,她就知道要怎么做了,抬眼看着爹地衣服享受的表情,蜜儿更加卖力的吸允著,胸前那两个饱满的酥胸正在颤动着,不断的磨蹭著床边,蜜儿感觉自己的身子越发的空虚起来,而且还莫名的燥热。

她竟情不自禁的用小手摸着自己阴核,还想要体会刚刚那种酥麻的快感。

杜匡霖看着蜜儿那不自觉的动作,看来他的蜜儿还很是个小淫娃,竟然学的这么快,可是他不会让她自己手淫而得到第一次高潮的,她的第一次高潮必须是他给她的,他要她记住在他身下的感觉。

蜜儿,拿开你的小手,不準揉你的阴核!邪恶的开口命令道。

蜜儿扬起迷离的小脸看着爹地,虽然她这样用手揉著那个小珠珠很舒服,可是爹地命令她不要揉,她一定是不敢揉的,拿开小手,蜜儿立马感受到体内一阵的空虚。

加快速度!杜匡霖的额头布著一层薄汗,他在极力的隐忍著,蜜儿的小嘴儿实在是弄得他太舒服。

蜜儿有些难受,但是依然听从爹地的话加快了速度,她的小嘴儿实在是又酸又麻,爹地那个硬硬的东西实在是太大了。

上床来!杜匡霖很想要射出来,但是他想要和蜜儿一起高潮,他想完完全全的感受蜜儿的那份美好,这一天他等得太久了。

蜜儿将口中的口水咽了下去,听从爹地的话爬上了床,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蜜儿知道她和爹地不应该这样的,他们是父女,怎么可以做这么亲密的事情?可是她不敢问爹地,她只能听爹地的话。

躺下,张开你的腿!蜜儿的肌肤是那种瓷白如玉的,灯光的映射下,那肌肤好似能渗出蜜一般的诱人,那若隐若现的乳房,紧实饱满的形状很可爱,特別是那两颗粉嫩的茱萸更是硬的十分撩人,丁字裤的已经深深的嵌入了蜜儿的两瓣翘臀里,还有她那散发著处女幽香的阴唇里,阴唇微微张开好似在发出邀请一般。

爹地,不要看!蜜儿听话的躺下支起双腿并大大的张开,蜜儿羞涩的对着正看着自己私密处的爹地说道。

蜜儿这里真美,让爹地好好的尝尝!那浓密的毛发被丁字裤的细绳给分开,那粉嫩嫩的阴唇十分淫荡的张开,杜匡霖情不自禁的埋首在蜜儿的两腿间。

那散发著处女幽香的神秘地带夹杂著淡淡的麝香之味,那浓密的毛发上海沾著蜜儿那晶莹的淫水,这纯净的处女之地此刻正淫荡的叫嚣著,邀请著他。

实在是经不起诱惑了,杜匡霖那湿漉漉的舌已经开始舔著蜜儿那肿胀的小核,灵巧的舌不断的舔著,那削薄的唇也不时的亲吻著蜜儿的阴唇。

蜜儿受不了的紧紧的抓着床单,她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觉,仿佛要上了天一般的舒服,可是又好难受,象是有小虫子在咬著她一般。

她紧紧的咬著下唇,不让自己发出那羞人的声音,爹地正在舔她的那里,那里是不是她尿尿的地方呢?

蜜儿,叫出来!感受到蜜儿的隐忍,杜匡霖抬起头命令道,他要听蜜儿那诱人的叫床声。

因为蜜儿是第一次,所以杜匡霖耐心的做足前戏,虽然现在蜜儿已经很湿润了,但是杜匡霖觉得还不够。

嗯……哦啊……听闻爹地的话,蜜儿顾不得羞愤叫了出来,那酥麻柔韧的声音中有著无限的挑逗。

小淫娃,看你湿的,味道真是甜,自己揉搓你的胸,双手一起揉,用力的揉!杜匡霖那妖孽的眼中尽是狂野之色,他要蜜儿彻底的放开,他要她在他的床上无比的浪荡,他要好好的调教她。

啊……爹地……哦……蜜儿好难受……蜜儿听话的用力的揉搓著自己的那对椒乳,那对软绵的椒乳就象是两个面团一般的柔软,蜜儿越揉越用力,身子也不自觉的弓起,不安的扭动着。

让我看看你有多紧,小淫娃!杜匡霖爱极了这样有著清纯外表又无比放浪的蜜儿。

将两根手指探进蜜儿的阴道里,刚刚进了一点点就已经被包裹的让他受不了了,他在想她的紧致怎么容得下他的巨大,会不会被他撑爆。

啊……爹地……痛!突然进入的硬物,让蜜儿痛的扭动着身子。

我的蜜儿宝贝,你真的好紧,我都舍不得了,可是爹地爱死你这份紧致了!杜匡霖实在是忍不住了,抽出手指,将蜜儿的身子提高,火热的龙根对準那幽深散发著处女香气的小穴,磨蹭了两下,便用力的一挺,一举进入了,力道之大,十分的刺激……

处女的血伴著晶莹的淫水缓缓的流出,十分的刺激人的感官视觉。

啊……蜜儿弓起来身子,一动都不敢动,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感觉自己的身子好像要炸开一般的痛著。

揉你乳房,用力的揉,蜜儿宝贝,一会就不痛了,爹地会让你舒服的!杜匡霖没动,那紧致的包裹真的会让他秒射,粗粝的手指用力的揉搓著蜜儿那肿胀的小核,以此来缓解她的疼痛。

蜜儿痛的哭了出来,但是依然听话的用力的揉著自己的乳房,而且还不时的旋转著那硬硬的茱萸。

看着蜜儿的表情有些享受,杜匡霖知道她适应了,不再忍耐,用力的抽插著,大掌托起蜜儿那娇俏紧致的臀瓣,那巨大的龙根狠狠的插著蜜儿那紧致湿热的小穴。

啊……啊……爹地……蜜儿受不了了……求你轻一点……蜜儿的小手死命的抓着床单,身子就象是被掏空一般的飘着,那又舒服又痛的感觉实在是很美妙。

小淫娃,不用力的插你,你怎么会舒服!杜匡霖用力的扯掉蜜儿身上的透明睡衣,他要清楚的看到那两个柔软的乳房晃动的样子。

爹地……蜜儿好舒服……蜜儿那酡红的小脸上满是情慾的淫荡,顾不得自己在爹地面前赤裸著身子,蜜儿的小手不自觉的摸着自己的乳房,用力的揉著,另一只小手也不断的摸着自己私密处,不知道要摸哪里只是胡乱的摸着。

小骚货,小淫娃,学的真快,爹地就喜欢你这样的淫荡!看着有著纯美容貌的蜜儿正在做着无比淫荡的动作,杜匡霖更加受到了刺激,用里的抽插著,速度越来越快!

啊啊……哦……啊……伴随着一声惊叫,蜜儿的身子一阵的痉挛,她高潮了……

哦……杜匡霖也终于在蜜儿痉挛的时候,释放出了种子,那滚烫的种子深深的射进了蜜儿的子宫里。

舒服吗?我的小蜜儿宝贝!大掌用力的揉著著蜜儿那泛著粉红色的椒乳,杜匡霖邪魅的问道。

舒服,爹地……嗯……蜜儿那一张一合的小嘴儿,就象是在吸允著杜匡霖的龙根一般,让杜匡霖更想要狠狠的蹂躏她。

那我们继续!翻过蜜儿的身子,杜匡霖再次狠狠的插入,不顾蜜儿刚破处,他依然狠狠的插入。

啊……痛……蜜儿是跪趴在床上的,胸前的椒乳伴随着杜匡霖的抽插动作颤动的摇晃著,十分的淫荡。

用力的叫!不顾蜜儿喊痛,杜匡霖疯狂的律动着,狂野的抽插著,象是在发泄一般的用力。

啊啊啊……这样的姿势,青涩的蜜儿怎么受得了,她那雪白的翘臀上,还沾著血渍,这样杜匡霖更加的兴奋。

小淫娃给我大声的叫,大声的叫!杜匡霖突然发疯似的疯狂著,用力的拍打着蜜儿的翘臀,逼著她叫的更大声,抽插的动作也更加的快。

哦哦哦哦……蜜儿不住的哭着,这样的爹地让她好害怕,刚才还很温柔的爹地,怎么会突然这般骇人。

这一夜,杜匡霖不断的要著蜜儿,换了一个姿势又一个姿势,蜜儿私密处已经肿胀不堪,菊花处已经裂开了小口子,被折磨的受不了的蜜儿几度昏厥过去……就算她昏过去了,爹地都没有放过她……

清晨的一丝阳光照射进来,粉嫩的公主床上,女孩娇弱的身子曲卷在床上,雪白的赤裸的肌肤上有著青紫色的痕迹,那些暧昧不堪的痕迹在说着,昨夜的男人是多么的粗暴,丝毫的不怜香惜玉。

蜜儿发出一丝的呓语,她不知道自己是睡着还是醒著,若是睡着为何她还会这么的痛,若是醒了,为何她还睁不开眼。

身上就象是被小虫子在撕咬一般的痛著,那酸痛的感觉已经沁到四肢百骸,动一下都万般的痛著。

万分的痛逼著蜜儿不得不睁开眼睛,下体私密处那火烧般的感觉让蜜儿疼的哭了出来,有谁来告诉她,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痛,爹地在哪里?

本就哭的像核桃的眼睛,此刻泪眼朦胧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怜惜,那不谙世事的懵懂12岁女孩如今已经蛻变成了小女人,这一夜爱的滋润,让她那纯净绝美的小脸上有了一丝妩媚,那是撩人的甜美妩媚。

就在蜜儿疼痛万分不知所措的时候,杜匡霖开门走了进来,看着赤裸著身体坐在床上哭的蜜儿,杜匡霖心疼极了,他只是回房间拿药,没想到蜜儿这么快就醒了。

爹地,好痛……一看见爹地进来,蜜儿哭的更凶了,刚要移动身子下床,下体私密处那火烧般的感觉就让她痛呼出声。

躺下別动,蜜儿宝贝!杜匡霖快步走向床边,昨夜都怪自己太疯狂了,在蜜儿的身上他能看见那个女人的影子,所以才会那么疯狂的要了蜜儿一遍又一遍,完全没有顾及到她是初夜。

蜜儿听话的躺回到床上,只要是爹地的话她都会听,因为爹地说过,只有她听话,他才喜欢,若是她不听话,他就不要她了。

蜜儿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现在房间里很明亮,她羞涩於在爹地面前一丝不掛。

宝贝儿,害羞了吗?看着蜜儿恨不得将自己缩进被子里的样子,杜匡霖宠溺的问道。

蜜儿羞,爹地,蜜儿是您的女儿,怎么可以……

其实昨夜蜜儿就想对爹地说他们之间怎么能发生那么亲密的事情呢,可是昨夜的爹地太温柔了,为了让爹地高兴,她什么都不敢说。

可是就算她再单纯,也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有背着爹地偷偷的看言情小说,里面有写到这样的事情,可是这样亲密的事情都是发生在男女朋友身上的,可是他们是父女,这样做是不是不对呢?

蜜儿,你已经是爹地的女人了,我要你私下就做我的小情人,好不好,蜜儿宝贝?看着蜜儿那脱了稚气的小脸上,多了一层女人的小妩媚,杜匡霖的龙根又开始硬了起来。

蜜儿听爹地的,爹地说什么就是什么,可是爹地,蜜儿这里好痛!蜜儿很喜欢听爹地说她是他的女人,不知为何,这让她有些心跳加快而且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甜蜜滋味。

哪里痛?指给爹地看!杜匡霖的眼中划过一抹邪恶的光芒,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昨夜蜜儿那大胆浪荡的样子,他喜欢她在床上淫荡一些,想着想着那火热的龙根更加的热涨起来。

刚刚自己进来的时候,蜜儿还是一副痛的要死的表情,可是自己几句话,她那花样的小脸上立刻浮现出娇媚的喜色,也不再是泪眼婆娑了。

蜜儿的小脸倏然变得绯红,昨夜是夜色迷人,灯光幽暗,她才敢那么大胆的在爹地面前摸自己的身子,现在想想自己真是淫荡,竟然会做那样的事情,可是现在是大白天的,自己怎么能指最私密的阴部给爹地看呢!

爹地,我的手痛!无奈之下,蜜儿伸出自己的小手。

蜜儿宝贝,爹地最不喜欢的是什么?蜜儿笨拙的说谎让杜匡霖并没有生气,他觉得他的蜜儿更加可爱了。

说谎!蜜儿小声的说道,悄悄的把手缩了回来,水漾的眼眸中蒙上一层惧色,爹地平时对她是很严厉的,是绝对不允许她说谎的,可是自己刚刚却说谎了,爹地会不会惩罚自己呢?

到底是哪里痛?蜜儿!杜匡霖故意露出不悅之色,紧绷的俊脸看起来有些骇人,语气也是冰冷没有温度的!

蜜儿看见爹地的脸色变了,紧咬著下唇,拉开了被子,露出那美丽曼妙的胴体,那暧昧的吻痕就象是一朵朵美豔的桃花一般,在那瓷白娇嫩的身体上绽放着,说不出的诱人……

杜匡霖看着那让他弄了一遍又一遍的身子,小腹徒然窜起一股热浪。

蜜儿微微张开双腿,那茂密的毛发随着蜜儿劈开腿的动作而动着,仿佛是在发出邀请一般的挑逗著。

这里痛,爹地!蜜儿手指指著自己的阴部,那红肿的阴部好似在诉说着昨夜男人是多么的疯狂,是多么的不怜惜她,弄得她这么的痛。

把腿再张开一些,蜜儿宝贝!杜匡霖打开手里的白色的小瓶子,看着蜜儿那撩人的阴部声音沙哑的命令道。

蜜儿没有问为什么,只是顺从的劈开了腿,羞红的小脸泛著粉嫩的光泽。

杜匡霖将白瓶里的液体倒在手上,轻轻的涂抹在蜜儿的私密处。

爹地,好舒服!那冰冰凉凉的感觉让蜜儿立刻觉得不那么痛了,只是爹地的手这样摸着自己的那里,让她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又是昨晚那种空虚急需被填满的感觉,她不知道要怎么形容,只是真的好舒服,可是又有一些难受。

舒服的想怎样?杜匡霖给蜜儿涂抹的是最好的消肿止痛的药,修长的手指不住的摸着蜜儿的阴部,乳状的冰凉药液就象是润滑油一般,让蜜儿的一部摸起来很是舒服。

想要摸我的胸,还要爹地的那个又粗又热的东西!蜜儿不敢再说谎,她怕爹地会再次的不高兴。

那你就自己摸,至於那个又热又粗的宝贝,现在不能给你!杜匡霖该死的想要狠狠的干蜜儿,可是他手摸到的阴部已经肿胀不堪,要是自己再要她,恐怕她会痛死。

蜜儿羞涩的自己摸着胸部,轻柔的动作,让她仿佛躺在云端一般,习题那冰凉舒服的感觉,让她觉得很爽,但是她的体内却是惹得不行,滚烫滚烫的……

用力的揉!蜜儿自己摸着乳房的动作,大大的刺激了杜匡霖,他爱极了这样淫荡的蜜儿,但是他喜欢的是用力的感官刺激。

杜匡霖也加快了按摩阴部的力道,虽然增加了力道,但是还不至於弄痛蜜儿,只会让她更加的兴奋,他知道她现在想要他干她,可是她娇嫩的身子承受不了他的大胃口。

啊……哦……阴部的刺激快感,让蜜儿加快了手上的力道,双手不住的揉捏著自己那饱满雪白的双乳,那刺激的快感让她不自觉的呻吟出声。

宝贝儿,再快点,你就高潮了!看着蜜儿不住的扭动着身子,杜匡霖也加快了揉搓阴核的速度,他知道蜜儿快高潮了,她太敏感了,高潮来的很快!

啊啊啊……啊……杜匡霖的话音刚落,蜜儿就高潮了,那不住痉挛的身子颤抖著,可想而知她是多么的快乐,那仿佛置身於云端的感觉,让蜜儿享受的闭上眼睛,大声淫荡的呻吟著……

直到高潮过去,蜜儿虚软的身子象是要被抽空一般的颤抖著……

爽了我的小蜜儿!你现在还真是个小淫娃了!杜匡霖的大掌摸着蜜儿那颤抖的身子,胸前那雪白的椒乳不住的颤抖著,十分的诱人。

蜜儿好羞,爹地,我是小淫娃?对于小淫娃这样的词,蜜儿还是陌生的,昨夜爹地就这样说自己,可是她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蜜儿宝贝,不要害羞,小淫娃是爹地对你的爱称,爹地喜欢你的浪荡,你的淫荡也只能给我看知道吗?大掌欺上那被蜜儿揉搓的肿胀的椒乳,杜匡霖霸道的说道。

蜜儿知道了,爹地!蜜儿开心的说道,小淫娃是爹地对她的爱称,她好喜欢。

蜜儿宝贝,现在你该伺候一下爹地了,你不是要那个又粗又热的宝贝,来,爹地给你吃!拿起纸巾擦了擦手,杜匡霖迫不及待的退去裤子,上了床,他的龙根一刻也等不了了,必须要蜜儿的小嘴给他发泄一下。

杜匡霖依靠在床头上,蜜儿看着又粗又大的龙根,知道要怎么做,昨夜爹地让她吃过。

跪在杜匡霖的两腿间,蜜儿乖巧的将巨大的龙根纳入口中,那娇嫩的小嘴用力的吸允著。

杜匡霖的大手用力的摸着蜜儿那因为上下抽动而颤抖的椒乳。

啊……蜜儿宝贝,加快速度!杜匡霖舒服的嗯哼了一声,蜜儿的小嘴真是好使,他已经快要把持不住了。

蜜儿用力的吸允著,听到爹地那舒服的声音,她更加的卖力的加快了速度,能让爹地舒服,她开心极了。

只是她的身体又开始热了起来,蜜儿不自觉的扭动起翘臀来。

啊……将滚烫的白色液体都射在了蜜儿的嘴里,杜匡霖抽动了几下后,撤出了自己的龙根,因为蜜儿的小嘴儿已经装不下了。

蜜儿要将杜匡霖射在她嘴里的精液吐出,却被杜匡霖制止了。

吃下去,乖,蜜儿宝贝!白色的精液粘在蜜儿的嘴上,十分的淫荡。

蜜儿听话的将精液都吃了下去,只要是爹地的话她都会听。

Share.

About Author

Scroll Up